一個很冷很冷的冬天

【清多】喜歡你

 老司机清春x年轻出租司机多多良

 @。嗝  點文!

雖然說是計程車司機,不過沒怎麼說到車呢....冏

推薦搭配歌曲:徐佳莹《喜欢你》



#01

夜幕低垂,星光撒上那純黑的畫布,襯著月色的光暈顯得越發亮眼。

富士田多多良倚靠在自己剛買沒多久的計程車旁發呆。

他喜歡開車,喜歡和車子一起去到好多地方,見見除了家鄉以外的美景,認識更多不同的人群。

所以他選擇了當計程車司機這麼一個沒有太多保障的工作。

有時候熟客會打電話給他早早預約,讓他一次就賺夠了一天的伙食費,也有時候接到零零散散的短程客,來回十幾趟花費的油錢相對的還更多。

他知道理想與生活應該要有個相對平衡,他了解他該去的是大都市的熱門景點,而不是現在這種鄉村地區。

但是,多多良很喜歡這裡。

因為這裡,有兵藤清春在。

#02

兵藤清春是他來到這個鄉鎮後,遇見的第一位計程車司機。

他跟剛接觸這行業的多多良不同,他已經載客五年有餘。

這位司機話不多,大多數時間更願意播著音樂,然後自己輕聲哼唱,偶而乘客講到他有興趣的話題時,他才願意開口講幾句話。

不過這完全不妨礙他的接客率,根據同行老前輩給多多良的小道消息,他載一個禮拜的車錢,就夠他過一整個月了。

要說明明這位司機不愛陪人聊天,卻還有這麼高的載客率,大多數乘客會笑笑跟你說:"沒辦法,他帥唄。"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帥.......

青年挺拔的身形專注的看著前方的道路,握著那方面盤的手也是,白皙修長、骨節分明。

多數女乘客紅著臉害羞的表示,在倒車時將手放至副駕駛座椅背,然後專注的模樣,是最好看的。

#03

多多良雖然是對這位前輩有些仰慕之心,也見過人家幾次,不過要說認真談話,那倒是一次也沒有。

清春做這行業久了,熟客也多,大多數時候他都是跑外地的,一周能有幾次回到家那都是很好了。

偶而幾次,多多良遠遠見到清春,剛想上去打招呼,卻每次都被打斷,次數一多,多多良也就洩氣不再接近清春,就算在道路上的對頭遇見了,他也沒有搖下車窗跟對方打招呼。

小口小口的將便利店買來的熱湯給喝完,有點飽足感的情況下才不會開車打瞌睡。

他在這邊吃著午夜的宵夜,車裡傳來的音樂剛好讓他的精神放鬆了一些,以至於沒有發現,那個注視他已久的前輩,就停在離他不遠的地方。

廣播中的女歌聲清柔的嗓音讓他忍不住跟著哼唱。

【我喜歡這樣跟著你 隨便你帶我到哪裡
   你的臉 慢慢貼近 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

   我喜歡你愛我的心 輕觸我每根手指感應
   我知道 它在訴說著你承諾言語】

聽到他所哼唱的歌詞,青年剛下車的腳步一頓,隨後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容向他走去。

#04

清春其實也從很多人的口中聽說過多多良的事情。

一開始先是一位熟客向他打趣。

"前幾天搭到一位小年輕的車,性格還不錯,也樂意陪著乘客聊聊天,就是太害羞了,剛問有沒有女朋友呢,就結巴起來。"

坐在副駕駛的太太忍不住邊說邊笑。

他想像了一下青年手足無措要辯解的模樣,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接著是同行的其他司機,常常開口稱讚多多良這孩子有禮貌,遇到不方便的乘客,還會在下車時幫忙扶著人家到目的地。

多好的一青年阿。

於是清春開始對多多良上心起來。

但是他又發現,多多良開始不同他打招呼了,偶而相遇時,也會迅速的離場。

印象中沒有與他不愉快的回憶,但是多多良這麼明顯的迴避也讓清春的面色不太好看。

於是,他只好直接當面找人來問了。

#05

看到一段日子不見的前輩時,說實話多多良慌的差點弄掉了手裡握著的飯糰。

青年緩慢的向他走來,帶著淺淺的微笑倚靠在他身旁。

"不願意見到我?"

被這麼當面點出來,多多良當然嚇了一跳,連忙搖頭。

"沒有沒有,怎麼可能會不想見到前輩。"

這是實話。

看著清春俊俏的面容對他微笑,他像是在心裡吃了一口星空口味的棉花糖,被隱藏的情愫此刻甜的不行。

"那怎麼每次見到我就跑。"

多多良呆了一下。

"因為......前輩太受歡迎了,不想去打擾前輩......"

像他那樣的人,不管在哪裡,都會是鎂光燈的聚焦點。

而他,多多良,只會是一邊的背景陪襯,遠遠的望著那主角位置觀看就足夠了。

清春很顯然不太喜歡這句話。

"不打擾。"

"你可以試著,再更接近我一些。"

面前的人,對著他笑了出來。

讓星光都為之失色。

#06

清春說讓他靠近一些,還真的就近了起來。

再跑外地時,清春會幫忙多多良接相同地區的單子。

在本市時,其中一個在接完後,就會回到他們第一次談話的便利店前面。

這樣你等我,我陪你的情節很快地就在多多良的租屋出狀況後暫停了。

租屋給他的老爺爺不住的對他道歉。

子女要結婚了,要爺爺的這房子,於是多多良只好去尋覓新的租屋處。

不過在這種鄉村地區,大多是自居房較多,會出租的房子實在是少得可憐。

眼見快要到搬屋期限,多多良急的連車都不開了,天天找房看屋。

一次、兩次沒見到多多良,清春還覺得沒什麼。

直到他整整三天都沒見到多多良開車,終於眉頭一皺,決定去關心關心這個名義上的後輩了。

等到清春找到多多良的住處時,就見到人在一堆行李紙箱中央嘆氣。

"怎麼了。"

聽到聲音才發現有人進來,讓多多良嚇了一跳,不過在見到清春時,又鬆了口氣。

"要搬家,可是找不到什麼好的租處......"

聽完他的話,清春手抵著下巴思考片刻後,果斷就將快要趴到地上的多多良給拉起身。

"前、前輩?"

"跟我住吧。"

青年認真的面容看著他,瞳孔中倒映出他的身影。

多多良知道,清春所說的話,每一句都是認真的。

沒有太多思考,多多良綻開笑容,伸出右手。"那就多多指教啦,新室友。"

#07

好不容易將行李都搬上來的多多良累倒在白色磁磚地板上。

他身上都是汗味,也不敢坐清春家的沙發,只好先癱在地上休息。

倒是見到他這模樣的清春就不太樂意。

"去坐沙發,現在冬天地板太冷。"

"哎,我身上都是汗,等等把你的沙發用髒怎麼辦...."

不是多多良不願意坐,而是清春家充滿冷色調的格局,加上挑高的設計,就讓他有種呆在高級住宅的感覺,什麼都不敢碰,怕摔了任何一樣,自己就得把後半生都賠給清春才還得起了。

不過清春哪裡在意這些。

抓著衣領直接就把多多良給拖上雙人沙發,還附帶了警告。

"你要是因為這樣受涼感冒,我就讓你天天喝中藥。"

中藥。

大部分人都不喜歡那味道。

更何況有些嗜甜的多多良更是討厭。

於是他連忙點頭,保證絕對不下沙發了。

被他一連串舉動給點了笑穴的清春笑個不停,彎腰大笑的模樣讓多多良很是無語。

"清春你保持點形象可以嗎。"

就像以前那種生人勿近的貴公子風格。

清春聳肩。"還不是你讓我笑的。"

被他反嗆回去的多多良也懶得再回嘴了。

休息一下後就將東西放進清春為他整理出來的房間。

全程清春都幫他收拾行李,沒有亂藏小黃書的多多良倒是很大方讓清春隨意看,直到整理完後,清春拿出一張光著屁屁的幼童時期照片,多多良才忍不住追打清春。

"你居然搜刮我照片,你變態!"

"你讓我隨意看的,我就看了。"

玩鬧了一陣子後,兩人都累了。

現在離中午雖然還有一段時間,但是兩人都餓了,多多良為報答清春,於是自告奮勇要煮一頓大餐。

不過大餐沒煮成。

因為清春家的廚房是個空殼。

一個鍋子、一副碗筷,就是全部了。

連冰箱裡冰著的都是速凍食物。

多多良忍不住搖頭。"怎麼感覺你過的比我還慘些。"

"不會做菜。"

一個不會煮菜的人,要是冰箱裡有大把食材,那才是浪費食物。

中午草草買了外送後,吃飽喝足的多多良提議要先去買些鍋子調味料、食材。

然後拉著清春十分歡快地出門了。

#08

到了賣場的多多良就像一般的家庭主婦一樣,先是問了清春不吃什麼、愛吃什麼後,非常快速的就將幾天份量的菜給買完。

下手之快速,看的出來是很常買菜的架式。

沒有多說話的清春,一路帶著笑容看著多多良絞盡腦汁的思考今晚的菜色,這邊比比那邊看看的,他在後面等著付錢。

就像個真正的新婚夫妻。

不過這種話清春是不會說的。

他很清楚目前的多多良對他的定義不外乎就是前輩、室友,再多一點就是好友而已。

所以他也不介意慢慢攻下多多良。

等到他哪天捨不得與他分居之時,就是他們倆在一起的好時機。

挑菜挑到一半的多多良看到清春站在走道中央發呆,無奈的走過去將人拉回。

"你專心點,還有很多東西沒買呢。"

被拉了一把的清春就這麼任由多多良牽了一路,等到他察覺時,又反客為主的拉緊多多良的手。

"不是要早點買完嗎?走吧。"

然後呆呆地看著清春的多多良也只好點頭,同樣將那溫熱的手握緊。

注意到多多良的動作,清春在心裡喃喃道。

如果可以,他想牽著多多良走一輩子。

#09

在清春屋裡住了三個月,多多良原本也不打算再找其他租屋處,但是在今天等著載客時,聽到清春被乘客告白的消息,才讓他想起,他是該去找新住處了。

多多良的動作很快,一旦下定心思,他就會馬上去做的個性讓他沒幾天就找到了一個合適的租屋處。

雖然在通過電話後,屋主強烈表示可以馬上與他簽合約,但是在清春這裡住了這麼久,多多良秉著禮貌,在晚餐時跟清春提了出來。

非常意外的,清春第一次對他冷下臉來。

"為甚麼要搬走?這裡住的不好?我對你不好?"

清春一連追問的問題讓多多良有些尷尬。

"沒有的事,就是想到我在這裡打擾你太久也不好......"

"誰說你打擾我了?"

"可是,我總不能一直住在這裡啊。"

這話終於激起清春的怒氣了。

"我說你可以住一輩子,就是一輩子。"

"但是清春你以後結婚了怎麼辦,總不能讓我還住在這裡叨擾你吧。"

多多良終於說到他想搬走的理由了。

見鬼的結婚。

他想結婚的人就坐在他對面,然後愁眉苦臉跟他說要搬走。

"那我娶你,你就不用搬走了。"

#10

清春的話震驚到多多良了。

"清、清春你是認真的?"

"我從不說假話。"

多多良那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讓清春狠下心了。

他繞過餐桌,單手拉起多多良後抱上。

"我喜歡你。"

"喜歡你開車時哼歌的習慣,喜歡你買菜時心裡想的全是我喜歡吃什麼,喜歡你總是在我開車前對我說一路順風,小心安全。"

"多多良。"

清春的聲音就這麼從他耳畔中直傳到大腦。

"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說完話後的清春就這麼抱著多多良不開口。

等了好久,多多良才埋在他胸口,輕聲說了句"好"。

在一起後的兩人,有了共同排休的時間。

每周的周末,清春就會帶著多多良,上至爬山,下至看海,等到本市的美景都被他倆欣賞完後,清春開口詢問多多良下次想去哪裡。

"只要是你帶我去的地方,哪裡都好。"



青年以為的單相思,事實上,早就是互相暗戀已久了。

在未來的未來,他們可以互相交換著開車,帶著彼此看遍各種美景,然後再手牽手一起退休。

順便在晚年時調侃對方,當年的告白實在是太倉促太不浪漫了。

回想起來,兩人皆是相識一笑。

喜歡你。

最喜歡了。


















评论(1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