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冷冷

CP:幻&PA❤
寫點自己喜歡的東西

產出只會是轟出only,不寫任何勝出了

【轟出】陪你度過漫長歲月

祝轟總遲來的生日快樂~~~

以及我自己的生日快樂W

HE。

推薦搭配:陪你度過漫長歲月

 
其他文章連結:【我英目錄】
 

睡夢中的時空跳躍。

 

 

 

世界上有一位最寂寞的人

他叫轟焦凍

如果可以

我想讓他笑著過每一天

 

 

走過了人來人往不喜歡也得欣賞

我是沉默的存在

不當你的世界只做你肩膀

 

 

他以為他在睡夢中,但是這裡,卻又真實的像在回憶的鏡中。

 

逃脫不了,他只能當個觀望者。

 

去看看名為轟焦凍的這人,有多麼寂寞。

 

 

 

綠谷出久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眼,所看到的就是小小的身軀縮成一團哭泣的孩子。

 

他認得這個孩子。

 

他綁著繃帶憤怒的眼神,跟高中時期的轟焦凍一模一樣。

 

所以綠谷出久來到了他的身邊,輕輕地擁住了他,他在孩童的耳邊以溫柔的嗓音安撫著他。

 

綠谷出久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小小的轟焦凍哭泣的聲音戛然而止。他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陌生男孩,對他說:

 

“你是誰。”

 

綠谷出久哽住了聲音,他胸腔裡的心跳聲讓他有些耳鳴,勉強打起精神後,他對著孩子說

 

“初次見面,我叫綠谷出久。”

 

 

 

 

這一周的時間裡,跟著小小的轟君四處在轟宅四處遊蕩,他不怕在屋裡走動的其他人會看見他,也不擔心他的存在會引起什麼樣的騷動,因為他的身影只會倒映在轟焦凍的眼眸裡。

 

他不用吃飯,不需要睡覺,每天該做的事就是陪著轟焦凍說說話,以他並不寬厚的肩膀來安撫這個孩子,他那悲痛的童年。

 

綠谷出久曾問過轟焦凍,為何這麼信任自己,讓一個陌生人在他的身邊從早到晚一直待著,是很危險的。

 

但是轟焦凍卻說,”你對我來說不是陌生人。”

 

他抬起頭,直視著綠谷的雙眼。

 

“因為你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他說不出被小小的轟焦凍牽著小指,說出這麼信任的話語後,想要流淚的衝動是什麼。

 

他只好蹲下身,緊緊的抱住孩子柔軟的身軀。

 

告訴他:”以後的你,會是最棒的英雄。”

 

“而我,會陪在你身邊。”

 

轟焦凍埋在他胸膛裡的稚嫩嗓音帶了些顫抖。

 

他說:”會一直、一直陪著我嗎?”

 

綠谷出久笑了開來。

 

綠谷說:”永遠不會離開。”

 

 

拒絕成長到成長變成想要的模樣

在舉手投降以前讓我在陪你一段

 

 

再一次的睜開眼,站在他身前的男孩微微瞇起了雙眼,他那帶著些許戒備的眼神看著自己,熟悉的冰凍個性已經環繞在他的手上,彷彿綠谷有任何動作,他就能毫不猶豫地動用個性。

 

綠谷有些頭痛。

 

明明前一秒他剛把孩童身形的轟君哄著睡覺了,怎麼下一秒,就換成了少年青澀版的轟焦凍,一臉嚴肅的看著他。

 

兩方相對無言的情況下,綠谷只好先開口。

 

綠谷說:”初次見面,我叫綠谷出久。”

 

 

所幸男孩在聽到他的名字後,只是微微蹙緊了眉頭,就卸去了圍繞著的個性,蹲在半躺著的綠谷身旁,對他說:”你有種熟悉的感覺。”

 

 

又一次從轟家的練習場醒來,又一次被轟焦凍帶著參觀了轟家的各個地方,綠谷出久實在搞不清這個世界,到底是要讓他看見什麼,還是讓他做些什麼。

 

這些他通通不知道,只好跟著少年的步伐,聽著他那略帶嚴肅的語氣,忍不住在心裡偷笑著。

 

明明國中時期的轟君,看起來還是一副可愛的娃娃臉模樣,卻硬要裝得沉默寡言,實在讓他有些無語。

 

帶著他繞完一整圈的轟焦凍,嚴肅的板起臉來讓綠谷在房裡等他。

 

但是明知道他要去與安德瓦對練,卻在房裡孤獨等候,這實在不是綠谷出久的風格,於是他等著少年離開房門後沒多久,就大大方方地離開了屋子,摸索到了練習場去。

 

 

 

冰與火的個性完全相剋。

 

而遲遲不使用半邊個性的轟焦凍,毫無懸念迅速敗在安德瓦的手下。

 

個性使用過度讓他的半邊身體微微發抖,有些凍傷的右手讓他的行動遲緩,但是他依舊不肯使用左邊的力量。

 

與綠谷記憶中第一次見面的轟一樣。

 

因為對著父親的成見與憤恨,而不願使用力量的轟在他眼裡,完全就是一頭受了傷的小獅子,不願意與他人接觸,也不接受別人的好意,孤獨的活在這世界上,祈求那麼一絲絲的原諒。

 

在少年撐不住身體倒下的那一刻,綠谷出久第一次在這個世界裡動用one for all的力量,他上前接住了少年的身軀,說不上來的心疼佔據了他的思緒。

 

而安德瓦剛巧轉過身離去,沒有看到轟焦凍的身子浮在半空中的詭異情景。

 

 

他將少年寒冷的右手握緊,想透過這小小的舉動,讓他能夠感受到一些溫暖就好。

 

不知道被他抱了多久,少年終於有些清醒了過來。

 

他先是震驚於綠谷將他抱在懷裡,而後看著這人止不住的淚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滿心滿眼的心疼都是對著他的。

 

轟焦凍有些沙啞著開口:”你為什麼要關心我。”

 

他們明明是第一次相見,但是這種奇妙的熟悉和眷戀卻讓他覺得溫暖。

 

好像一輩子都不想離開這人一樣。

 

聽到轟焦凍的問話,綠谷有些害羞地用力擦去臉上的淚水,

 

開口:“因為……你對我來說,很重要。”

 

是的。

 

轟同學、轟焦凍、焦凍。

 

不管是什麼樣的稱呼,這人對他、對於綠谷出久來說,很重要。

 

 

 

看到他哭泣,會忍不住心疼。

 

看到他開心,就想跟著一起笑。

 

毫無由來的淚水,是因為看到轟焦凍受傷。

 

這樣的感情以同學情來說,有些過了。

 

但是……

 

綠谷出久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名稱去詮釋,他對於轟焦凍的這些感情。

 

他不了解。

 

卻想一直陪在轟焦凍的身邊。

 

可以的話,希望永遠都不要離開。

 

 

陪你把沿路感想活出了答案

陪你把獨自孤單變成了勇敢

 

 

綠谷出久一共遇到五次不一樣的轟焦凍。

 

但是無一例外的,他們都不認識自己。

 

高中版的轟焦凍只是要求和他來一場對戰,他拒絕了,而少年隱隱落寞的神情,讓他止不住的胸口發疼。

 

 

成年版的轟君,將力量使用的十分熟練,在與安德瓦的對打中,他漸漸地能佔上風,獲勝的概率一次比一次還要提高。

 

但是他卻不開心。

 

成年的轟君彷彿永遠都是那個不高興的表情,他的身邊沒有朋友,沒有關心他的家人,沒有他愛的人。

 

他是這麼的,孤獨。

 

直到他看見站在一旁的綠谷出久。

 

 

挺拔著身軀的轟焦凍看起來非常的帥氣,但是此刻的他,卻以有些不安的神情向綠谷提出要求。

 

他說:”我可以抱你一下嗎。”

 

在綠谷出久的腦袋都還沒轉過來之前,他的身體已經主動上前一步,緊緊擁住比他高了一個頭的男人。

 

他們的擁抱帶了些力量,他們相擁著彼此,綠谷甚至能聽到,從轟焦凍那裡傳來的,過速的心跳聲,和忽然急促的呼吸。

 

 

“我會陪著你。”

綠谷出久已經記不得,他是第幾次對著轟焦凍說這種話。

 

沒有理由的自信心讓他真的認為,他能夠一直陪著轟焦凍。

 

從他們畢業,到一起當上英雄,一起出任務,一起住在同一個家裡,或許還能一同老去。

 

那會是最好的光景。

 

 

成年的轟君不同於其他階段的他,對於綠谷的陪伴宣言,他完全沒有懷疑的成分,他將頭靠在那柔軟蓬鬆的綠髮上,帶著安心的氣息讓他整個放鬆了下來。

 

他說:”好。”

 

那是第一次,他希望這個男孩,能夠一直這樣陪著他。

 

天荒地老,也不嫌少。

 

 

 

有著綠谷陪伴的一周時間,成年的轟君第一次擁有了笑容。

 

他與綠谷分享他在任職英雄時的趣事。

 

同他訴說每位英雄的小怪癖。

 

他牽著綠谷的手,第一次有了不想放開的念頭。

 

少年給他的許多感情,他都是第一次接觸到的,所以他不希望少年被任何人搶走,誰都不行。

 

但是他終究還是失去了。

 

在少年閉上眼的那個瞬間,他消失了。

 

 

一次次失去又重來

我沒離開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還來不及對成年的轟君道別,他已經見到老年的轟君,他的身邊有尊敬他的下屬,有他所教導的學生,還有數不清崇拜他的粉絲。

 

老年的轟君身邊有很多的人,唯獨沒有在他身邊,陪他一起走的人。

 

他依舊孤獨著。

 

於是當他在遠遠的街燈下看到綠谷出久時,他不敢上前了。

 

眼前的少年讓他有種熟悉感,還有些許的眷戀,但是他卻記不得少年的名字。

 

 

看著轟君沒有走過來的打算,綠谷只好在心裡嘆口氣,他走到轟君的面前,笑著對他說:”初次見面,我叫綠谷出久。”

 

 

 

老人的身邊開始有人陪伴。

 

雖然他的下屬們都很疑惑,大名鼎鼎的英雄焦凍怎麼突然有了喜歡自言自語的習慣,但是他們從來不會去干預他的生活,他們是遵照著焦凍英雄的命令才有這份工作,所以沒人這麼傻,想要去提及他的隱私。

 

綠谷陪在老年的轟君身邊,看著他開始有了笑容,個性整握完全成熟的轟君偶爾會給予他一些指點,但是更多的,卻是他揚起笑容,訴說他這一生以來,做過的許多事情。

 

老人的眼裡滿是懷念。

 

轟焦凍說:”我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沒有在母親去世前,到醫院去看看她。”

 

他接著說:”其實也挺後悔,當初讀書時,太過自視甚高,導致現在身邊一個了解我的人都沒有,無法與任何人分享心情的感覺……希望你不會有機會嘗試到。”

 

說完,他將綠谷的手輕柔的握住。

 

“如果可以,還真是希望能在年輕的時候就遇到你。”

 

“這樣,我就可以跟你成為一對好友了。”

 

綠谷滿是淚水的眼強撐著不落下,他回握住轟焦凍那帶著皺紋與傷疤的右手,笑著對他說:”不管是什麼時候的轟君,你都是最好的。”

 

朋友。

 

 

老人似乎還挺高興的,之後再與他說了一會兒話後,他就準備回家了。

 

年輕時的個性太過於強大,以至於把他的身體開始一點一滴的透支光了,在外面待久了,年邁的身軀就會有些骨骼發疼。

 

綠谷緩慢地將老人扶著回到了轟家。

 

在最後一個月裡,他陪轟焦凍走完人生的全程。

 

 

他是在午後的暖陽裡慢慢地閉上雙眼,在失去神智以前,他對著陪伴了他一個月的綠谷緩緩開口。

 

他那嘶啞的嗓音說:”謝謝你綠谷,在人生的最後,有你陪我。”

 

 

綠谷出久的眼淚撐的太久太累了,在老人閉上眼的那刻,他才放聲痛哭起來,完全沒發現他此時已經回到了真正的現實裡。

 

 

陪你把想念的酸擁抱成溫暖

陪你把徬徨寫出情節來

 

 

剛從睡夢中清醒的轟焦凍,一醒來就看到坐在身旁的好友痛哭不停,好似有什麼莫大的傷悲一般,不太會安慰人的轟焦凍有些有足無措,他只能笨拙地擁抱住少年哭泣顫抖的身軀,將哭泣聲壓進自己的懷裡,一下一下輕輕安撫少年單薄的後背,希望他的痛苦能夠減輕一些。

 

漸漸的停止抽泣的綠谷回抱住了轟焦凍,他愣了一會後,才有些臉色發紅的回抱住少年。

 

等到綠谷終於想起這熟悉的日式風格是轟焦凍的宿舍後,他才害羞地放開擁住轟焦凍的手。

 

綠谷不知道該如何向他的好友解釋,他突如其來的情緒是因為在睡夢中夢到了轟君,他認真覺得這種解釋會被他的朋友投以懷疑的眼神。

 

卻沒想到轟焦凍有些紅著臉,對他說:”綠谷,我夢見你了。”

 

夢裡的轟焦凍一直是孤單一個人,但是他在每個時期裡都遇到了一名,叫綠谷出久的少年。

 

少年給予了他們安慰,帶給他們各種情感,讓他們在人生的挫折中站起身,繼續向前邁進。

 

因為他們相信少年那句話語。

 

【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轟君。】

 

 

他也如此相信著。

 

 

等到他訴說完夢裡的故事後,換成綠谷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綠谷的聲音有些發抖。

 

他說:”五個時期,都是你的夢?”

 

轟焦凍征愣了一會後,點點頭,他用著這輩子最溫柔的語氣對綠谷出久說:”我很高興,每個夢裡都有你。”

 

少年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

 

他以細小的,彷彿是喃喃自語般的聲音說:”我也、很高興…..”

 

陪幼年的轟度過最傷心的時光。

和少年的焦凍跨過最憤怒的日子。

也陪有些中二的轟君走過了友情的感覺。

同成年的轟焦凍有了一絲絲愛情的錯覺。

 

最後他陪著英雄焦凍,過完他堪稱燦爛的一生。

 

 

這個似夢非夢的記憶,會留存在他的心底,好好的保存起來。

 

他會和現在的這個轟焦凍一起,從友情和陪伴開始,度過他們接下來的人生。

 

 

未來多漫長再漫長

還有期待陪伴你

一直到故事給說完

 

 

自從那個詭異的夢境後,轟焦凍能發覺,綠谷對待他的態度越來越好,也越發的關心他。

 

他曾經詢問過少年,是不是因為夢境,讓他出現了這樣的轉變,但是綠谷出久只是眨眨眼,笑的有些無奈。

 

他說:"轟君就是轟君,不管是哪個你,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轟沒辦法從他的話語他辨別出少年的情緒,所以只好腆著臉找上了麗日,沒想到少女也同樣對他笑得開懷,拍了拍他的肩膀說:”轟同學就暫時等等吧,時間會給你答案的。”

 

 

於是他真的等了下去。

 

他和綠谷一起成為了英雄,他們一起爭奪著NO.1的寶座,一起對抗敵聯盟,一起受傷被治癒女孩罵了個臭頭。

 

他和綠谷做了好多好多的’一起’。

 

所以當第一件不是一起的事發生後,轟焦凍開始慌了。

 

他開始約不到綠谷出久,在出任務時碰不上他,就連之前常回的簡訊以及電話,都像石沉大海一般,無消無息的情況讓他忍不住往最壞的打算思考。

 

 

是不是他哪裡做錯惹的綠谷不開心了,還是他隱藏了許久的小心思被綠谷知道,因此開始排斥於他的靠近。

 

轟焦凍覺得自己的世界開始在崩塌。

 

要回到沒有綠谷的人生實在太痛苦太過難熬。

 

於是一不做二不休,英雄焦凍穿著戰鬥服進了珠寶店的新聞被塞在娛樂報的頭版,一臉肅殺走進珠寶店的英雄實在很讓人懷疑他的目的性,但是鑒於焦凍還是實至名歸的大眾情人這點,光是他進了珠寶店這條新聞,就夠萬千少女聞之落淚。

 

 

拿著剛買好的戒指,轟焦凍老實說有些腦袋空白。

 

一時衝動買了戒指打算去告白,完全沒有考慮被拒絕的後果,拿著戒指傻楞楞的對著它第三個小時後,轟焦凍終於拿起手機,往那嫻熟於心的號碼撥了過去,這次不是冷漠的女性機械聲,而是綠谷出久聽起來有些冷漠的少年音。

 

天知道轟焦凍在聽到綠谷說明天見時,他心裡的掙扎有多大。

 

一面想著綠谷可能是要當面決裂,另一面又想該不會是綠谷要跟他和好,總之這兩個想法盤據在轟焦凍的心理讓他難以入眠,直到隔天接近清晨的時光,伴著灑落下來的暖陽才沉沉睡去。

 

隔天不出意外的,他與綠谷的會面整整遲到了十五分鐘。

 

但是沒有特殊意外不能使用能力的規定,讓他在大街上不顧形象地奔跑起來,他所經過的途徑上都有人在對著他尖叫吶喊,但是沒有一人敢上前阻擋轟焦凍的步伐。

 

等到他推開與綠谷相約的西式餐廳的門,門上的鈴鐺彰顯出他的到來時,他才真正愣在原地,看著面前的光景久久不能回神。

 

高中時期的同學、他的公司同事、他的姊姊與母親,全都聚集在這裡,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意,連那高掛於天花板上的醜醜的橫幅都沾染了愉悅的氣氛,看起來順眼了不少。

 

他一步一步走向被人群包圍的中心,他看到一個多月不見的綠谷在向他微笑著。

 

有一段時日不見的笑容對他來說,簡直感動的就要落淚。

 

但是還不等他開口,所有人手上拿著的禮砲一個個拉開,噴發出七彩的風景,他聽到大家一齊高聲對他說。

 

“轟焦凍,生日快樂。”

 

轟愣在原地。

 

他看著綠谷走到他面前來,作勢要下跪的舉動卻被他一把拉住,轟焦凍毫無遲疑,拿出口袋裡的紅色小盒子,面對著綠谷打開他。

 

轟焦凍一生中最大的勇氣都獻給這句話了。

 

他說:”在一起好嗎,綠谷。”

 

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全場的人都在等著綠谷出久的答案。

 

深怕從NO.1的英雄嘴裡聽到任何一個不字。

 

 

被當眾求婚求交往的綠谷定定的站在原地,臉上說不出是哭還是笑的面容讓轟焦凍的神經緊繃了起來。

 

接著他看到綠谷拿起絲絨盒子裡的銀白色戒指。

 

綠谷說:”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吧。”

 

他這話一說完,高中時期的朋友都忍不住大聲喊道。

 

“我去你們居然還沒交往?!”

 

“沒有交往就能這麼甜,你們確定不直接結婚了?”

 

戲弄的話語此起彼落,但是跪在正中央的男主角卻遲遲沒有起身。

 

綠谷出久這時帶著個大紅臉去拉拉轟焦凍的衣襬,悄悄俯下身在他耳邊說。

 

“你一直不起來是真的要求婚嗎…”

 

綠谷言語中滿是害羞的語氣讓他也跟著害臊起來。

 

他只好無奈的向綠谷解釋一下,他是怎麼過於興奮和狂喜後,發現自己肌肉抽筋起不來這種窘境。

 

綠谷被轟的理由笑的腰都要直不起來了。

 

 

 

 

 

事後被眾人調笑著喊新婚快樂的綠谷與轟,相互握著對方戴有戒指的那手,肩併著肩,伴隨著拉長的兩道影子,一起走向更多的路途。

 

陪伴你

一直到故事給說完。

 

评论(5)

热度(121)

  1. 下页※海贼迷ASL♥珊阿冷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