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冷冷

寫廢文
愛我幻我pa

【轟出】coven 1

#長篇,更新隨緣

驅魔師轟X吸血鬼久

後文請找:【我英目錄】or標籤

01

 

如果和你相遇是命運齒輪中的一環,那我由衷地感謝這個世界。

 

 

夜晚的街景因為濃霧而讓人有些看不清,稀稀落落的雨水灑落在並不寬厚的大衣上,冰涼的雨水接觸到皮膚的感覺不是很好,空氣中的水氣濃度更是讓他的鼻子直發癢。

 

像是有什麼預兆一般,他的右眼皮不停地在跳動著。

 

走過斑駁的舊街道,下一秒,轟焦凍的瞳孔一縮,一個大跨步就上前將暈倒在路邊的小男孩抱進懷裡,夜色的昏暗讓街道旁的昏黃路燈都難以起作用,漆黑的背景襯的男孩的臉頰越發的白皙,要說這男孩下一秒就會離世,轟焦凍大概也會相信了。

 

於是他做了一件不可思議的舉動。

 

轟焦凍發誓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偏離他人生既定軌跡的一次了。

 

他將男孩有些過於纖細的身體背起,一手扶著他瘦小的身軀,一手則是將傘面大範圍的稱在男孩頭上,盡量讓他不再接觸這濕冷的雨水,然後快步走回他在不遠處租下的單人房屋。

 

 

邊扶著孩子邊打開老舊的西式木門,實在是一件很艱辛又麻煩的事情,要不是把門踹了會讓那既年邁又行動不便的房東太太擔憂,不然區區一道木製老房門,實在擋不了他的一腳。

 

在他好不容易將孩子越見發冷的身軀,給塞進被窩裡,轟焦凍這才鬆了一口氣,拉過寬大的單人沙發,細細地看著男孩緊蹙著眉的睡臉。

 

臉色慘白,身軀微微發抖,而雙眼眼角旁有抹艷紅的色彩,就像是那些上層名流男士愛用的唇紅,但是這名少年卻用在了眼角邊。

 

其他不熟悉的人大概會想,這名孩子大概是偷用了家中長輩的唇紅,只有轟焦凍知道。

 

他撿回來的孩子,是一名純血種吸血鬼。

 

存在於中古歐世紀,那些異教徒口中的【天賜之人】。

 

擁有漫長的歲月,驚為天人的美貌,純種吸血鬼們,不懼怕死亡,因為他們有超出現代醫療常規的復原能力,還有最重要的

 

透過啃咬人類,就能讓他們變成自己的從者。

 

而驅魔師一族通常都稱呼純血種吸血鬼為

 

COVEN。

 

 

 

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確認床上臉上逐漸好轉的孩子,的確擁有吸血鬼那標誌性的尖牙後,轟焦凍難得的沉默了,正想收回手之際,男孩的手卻準確無誤地捉住他的手掌,就在轟焦凍臉色一變,腰上的純銀製彎刀剛拔出來時,男孩卻僅僅是依靠著本能舔舐著他掌中,因為任務而受傷摻血的傷口。

 

很顯然的,這孩子是個連尖牙都還沒發育完全的,未成年吸血鬼。

 

手心被舔舐讓他的臉色有些詭異,將彎刀插回腰間的刀鞘後,轟焦凍猶豫了一會,走進地窖中拿出以冰雪覆蓋著的一包鮮血,再走回房裡一小口一小口慢慢餵食給小吸血鬼,看著他面色逐漸好轉,轟焦凍的內心卻有些糾結。

 

於理,他身為一名剛領到驅魔師徽章的新任驅魔師,他應當在發現這名吸血鬼的身分後,就當場處決他,雖然不是本職裡該消滅的怨靈與食屍鬼,但是吸血鬼同樣是作為邪惡的代表。

 

吸血鬼懼怕的銀製武器他一直都帶在身上,他能夠在幾秒內就了結掉這孩子的性命,但是他卻沒有動手。

 

因為他在這孩子身上,看到了從前的自己。

 

 

 

 

被窗簾透進來的光亮給照醒,綠谷出久滿是驚愕地看著那不熟悉的熱度,帶著刺眼的白茫,這分明是吸血鬼最懼怕接觸到的太陽,而他卻沐浴在其中好一段時間,完全沒有警覺性的認知讓他背上一層冷汗。

 

而隨著他的大動作給驚醒,轟焦凍睜開眼,面無表情地看著床上的孩子又驚又怕的瞪著陽光,好似沒注意到他的存在一樣。轟忍不住伸展著坐了一晚沙發的身軀,控制不住發出的骨骼摩擦聲再一次的驚嚇到了男孩,他竄緊了那不屬於他的白皙棉被,又是戒備又是疑惑的看著自己的模樣,該怎麼說

 

和之前所看到的吸血鬼,很不一樣。

 

 

於是轟焦凍走近了床旁,一步一步的緩慢速度,欣賞著吸血鬼一臉驚恐的面容,等到了小吸血鬼的身邊,他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有些睡眠不足而導致沙啞的嗓音質問男孩。

 

“你叫什麼名字。”

 

第一次問話小吸血鬼還是愣愣地看著他,於是轟焦凍好脾氣的問了第二次後才發現。

 

這個吸血鬼沒有學人類通用語。

 

這就麻煩了。

 

轟焦凍一臉無奈的揉上大陽穴,彷彿這樣的舉動能讓他減少一些頭疼,但是看著小吸血鬼傻楞楞的模樣,他只好絞盡腦汁回憶起,他那殘破不全的吸血鬼語,俗稱血族語。

 

身為一名合格的驅魔師,偶爾涉獵一些記有吸血鬼的書籍不會遭人惦記,但是學了血族語,難保他父親以及那些守舊的,冥頑不靈的驅魔師長老會對他有甚麼意見,於是斷斷續續自學的下場就是,轟焦凍幾乎全忘了血族語。

 

於是等他好不容易想起,轟焦凍三個字在血語的念法後,小吸血鬼對他的眼神從戒備轉為疑惑多了一些,但還是開了口說出第一句話。

 

綠谷出久說:”轟、哥哥?”

 

轟焦凍的血語發音有些不太正確,綠谷出久只聽出了第一個字,但是看到轟焦凍面色詭異的點點頭後,他還是浮上了雀躍的神情,白皙的、有些纖細的手指指著自己。

 

小吸血鬼有些開心:”我叫綠谷出久,轟可以叫我久。”

 

接著他偏頭想了想,又改口:”還是喊出久好了。”

 

全程只聽得懂出久這類似是名字發音,轟焦凍繼續點頭,指著一旁昨晚被小吸血鬼喝完的血袋,又繼續思考起該如何和出九溝通,他身邊已經沒有血袋了,那是他原先想用做研究留存的,其他吸血鬼的鮮血,現在被綠谷出久喝了,雖然他也不太介意,但是小吸血鬼出久日後的食物他提供不了。

 

轟焦凍只能用著有些彆腳的血語嘗試表達:”血、沒有,沒辦法幫你。”

 

本以為會看到任何負面情緒的轟焦凍,卻看到出久搖頭表示,”我可以食用人類的食物。”

 

他說:”雖然鮮血更加美味,但是我知道血液是不好獲取的,所以沒關係。”

 

轟焦凍似懂非懂,不過還是大概了解了一件事情。

 

原來吸血鬼也能食用除了鮮血以外的食物?

 

這倒是和他之前所研讀過的古書有相違背了。

 

 

既然不用操心吸血鬼的食物來源,那麼作為好心將人帶回家的轟焦凍,自然不會將這名看起來絲毫沒有自衛能力的小吸血鬼給丟棄。

 

況且語言不通的情況下,他還是先想辦法教導出久一些人類通用語才是上選之策。

 

在腦海裡將大致想法過了一遍的轟焦凍沒有發現,床上的小吸血鬼在他所看不見的地方,悄悄握起了手掌。

 

 

他在賭。

 

賭這名人類是會將他丟下不管,還是真的願意收留他,照顧一個來路不明的吸血鬼,將自己納入他的保護之下。

 

 

被同族吸血鬼狠心拋棄,卻遇到了願意照顧他的人,如果可以,綠谷出久真的很希望待在這名,有著不同於族人氣息的人類身邊,對方如果待他好,在他成年後,他會回以千百倍,絕對不會讓其他人傷害這名人類。

 

 

轟焦凍倒是沒思考多久,只是突然其來的淡淡血腥味讓他皺起了眉頭,上前一盤查才發現,小吸血鬼過於鋒利的指甲,將自己的手掌心給劃破了。

 

雖然吸血鬼復原能力快速,但是既然選擇要將他養大至成人,轟焦凍就不會放任出久這樣傷害自己。

 

即便吸血鬼這點小傷能在數秒內恢復,他也不希望人在自己面前受傷。

 

於是他捉起小吸血鬼的右手掌,臉色難看的盯著他。

 

“不准受傷。”

 

出久大概是聽懂了他所說的話語,先是有些忐忑地看著他,隨後才明瞭轟焦凍此發舉動,小巧的包子臉笑起來分外可愛,讓轟焦凍忍不住上手捏了捏他的臉頰。

 

說實話還挺軟的。

 

轟焦凍心裡忍不住感嘆了一下,在小包子臉被他摧殘的不行出聲抗議後,他才訕訕然地放開那隻作惡的手,輕輕拍了下出久的腦袋,轟焦凍第一次對著他笑了出來。

 

綠谷出久發誓,這是他此生唯一見過,比吸血鬼還要好看的人類。

 

而他說著自己心裡最盼望的話語。

 

轟焦凍他說:“我會協助你至成年,只要你發誓不攻擊人類。”

 

 

他的鄭重語氣讓綠谷出久直挺了背,肅然的表情讓轟焦凍一愣,就見綠谷出久將五爪併攏,直接朝自己的左手臂劃下五道血痕。

 

綠谷出久的嗓音帶有與他年齡不符的嚴肅:”真名綠谷出久,將在此對著吸血族第一戰神歐魯麥特血誓,絕對不會主動攻擊人類。”

 

“否則將以身軀為粉末,血肉為祭奠。”

 

 

突如其然的誓言讓轟焦凍反應不及,就看著男孩以血誓回應了他的要求,他從前在古書上看過,這種誓言只會出現在血族的婚約儀式,以及性命相托的場合中。他不知道該對這名吸血鬼表達甚麼,只是笑意忍不住在心中氾濫成災。

 

 

這麼相信一名素昧平生的人類,你也是個血族中的奇葩啊。

 

 

 
_______________
雖然說這種話很不好意思,不過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的話,希望能給個評論表達看法啦~給你們筆心❤

评论(1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