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很冷很冷的冬天

【轟出】coven 4

#長篇,更新隨緣

驅魔師轟X吸血鬼久

前文請找:【我英目錄】or標籤

04

 

今天是轟焦凍出任務的第七天。

 

也是他第七天沒看見小傢伙了。

 

歐洲地區南北相距遙遠,連結門沒辦法做出長距離的空間跳躍,再加上此行相伴的驅魔師人數過多,裡面有一大半都是他老爹的下屬,要想先離開可是難上加難。

 

搞的他現在頭疼不已只想揍那個臭老爸。

 

這邊的轟焦凍擔心出久有沒有亂跑,有沒有照他說的定時去分部裡找八百萬吃東西,有沒有乖乖唸書等等,同行的驅魔師同伴看他這麼緊張又迫切想離開的神色,一個個都忍不住調戲他說道:”焦凍你是不是有了那個啦?”

 

轟焦凍一時沒聽出他意有所指。”哪個?”

 

被他回話的那群笑得更加歡快了,紫色頭髮的矮小同伴看著他打趣:"說的還有啥呢轟,當然是在說你天天任務完跑回家裡,莫不是在家裡藏了人?”

 

“……怎麼可能。”轟焦凍嘴上反駁著,心臟卻有些加快了跳動,幸好他面色同往常一般,讓人發現不了異常。

 

因為他家裡還真藏了一只吸血鬼,特別可愛的那種。

 

被這麼堅決澄清,峰田也只是嘟著嘴,嘴裡念念有詞地離開了,離去前還特意憋了一眼轟焦凍清俊的面容,惋惜地嘆氣。

 

“…….莫名其妙嘆什麼氣。”轟焦凍無言。

 

不過說實話,他是真的有些想念那個大吃大喝的小吸血鬼了。

 

想念他睡覺時總喜歡往自己這裡湊,喜歡他在吃到好吃食物時露出滿足笑容,更加喜歡在每次出任務後,打開門就能看到那個小傢伙露出大大微笑對他說,歡迎回家的莫名感動。

 

大概有種”啊,這才是家的感覺”這樣的想法吧。

 

 

一瞬間想了太多關於綠谷出久的事情,總覺得有些詭異,轟焦凍趕緊清理自己腦海中的奇怪思想,打起精神繼續踏上返家的路程。

 

 

而在另一頭的綠谷出久,剛從分部離開的他,因為吃的太撐而忍不住打了個飽嗝,同往常一般向在門口的八百萬揮手道別後,剛走沒多久,就發現身前擋了一道人影,抬頭一看,還是他特別熟悉的故人在狠狠的瞪著他。

 

爆豪勝己連聲招呼都沒打,直接抓起綠谷出久的衣領將他拉向自己的方向。

 

他正想像往常一般對著綠谷大吼大罵,卻沒想到,綠谷出久掙脫了他的手,雖然臉上帶著莫名的尷尬,但是拒絕的意味再明顯不過。

 

爆豪簡直要炸了。

 

本源力量剛匯聚在手中,爆豪就被拉住了手臂,綠谷定睛一看發現是同為吸血鬼的切島後,頓時鬆了口氣。

 

果不其然在切島拼命勸和,加上因為是人類世界而不好動手的情況下,爆豪才稍微澆熄了那麼一點怒火,話都懶得說直接轉頭走人,把解釋的工作都通通丟給了切島負責。

 

雖然對於竹馬這般行徑見怪不怪,但是隔了一段時間又再次見面,綠谷出久有些淡淡的懷念,加上更多的悲傷。

 

也不知道獨自一人在血族裡的母親是否安好。

 

看出了綠谷出久寫了滿臉的擔憂,切島爽朗的笑著說:”沒事的,爆豪他在離開前才特意去看過伯母一次喔,她一切安好,讓你不用擔心。”

 

接收到切島的話語,綠谷愣了愣後也笑了起來,追上前頭越走越快的爆豪,笑的靦腆。

 

“謝謝小勝。”

 

爆豪雖然臉上都是惡氣,但是有些微紅的耳廓出賣了他。”還不是我家那個老太婆要我時不時去看一下,不然你以為我願意做這種事情嗎?!”

 

綠谷出久嘿嘿一笑。”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還是很感謝小勝的。”

 

內心話被識破,差點又要上演爆破的爆豪再一次的被安撫下後,就雙雙跟著綠谷回到了轟焦凍的家中。

 

 

初次來到人類居所,爆毫不屑的嗤了聲。”人類的房屋真是破舊,真虧你能住這麼久啊,廢久。”

 

聽出來他在嘲諷,不過沒把話放在心上的綠谷出久無所謂的聳肩,坐到沙發上後面色平淡的看著爆豪和切島。

 

“你們突然來這裡找我是有什麼話想說吧?”

 

爆豪和切島雙雙對視了一下,終究還是切島落敗,認命的為綠谷解釋起來。

 

“其實我們來這裡找你是奉戰神的請託,要來為你傳達一些事情。”

 

聽到那熟悉的名字,綠谷的雙眼微微睜大了些。”……是歐魯麥特?怎麼會、我,我都不再是他的弟子了,我都被驅逐出來了,我……”

 

話越說越崩潰的綠谷被爆豪一把打斷,他瞇著眼看著眼前的童年玩伴,忍不住還是口出惡言。”閉嘴給我聽完再說話,廢久,這麼久了你是很想挨我的拳頭?”

 

被威脅的綠谷被熟悉的威脅語氣下的一愣後,終究還是定下心神等切島說完來龍去脈。

 

 

切島看了他倆一眼後,緩緩說道:”戰神他說了,他從沒有答應過要將你驅逐的,是長老會的人趁他外出和吸血鬼獵人戰鬥時,收買了他的副手,偷竊他的私章,等到他這次回來才發現你離開血界後,難得的暴怒一次,半個長老會都被他給打傷了,現在在和其他人商討著該怎麼把你帶回來。”

 

“而優先找出你的所在地,將你保護起來是我們的工作。”

 

“保護我…….?”綠谷出久面帶震驚的看著切島,”為什麼突然要下這種命令,還有到底長老會為何要將我驅逐……”

 

雖然現在知曉了他的老師、他的長官,他所崇拜的英雄歐魯麥特並沒有放棄他,但是長老會的舉動實在太令他匪夷所思了,他不懂自己哪裡有威脅到長老會的本質,他明明什麼都、沒有……

 

看著獨自陷入混亂的綠谷出久,爆豪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語氣是難得的嚴肅。”我說你廢物你還真當自己無能了?歐魯麥特怎麼可能會收一個垃圾當他的徒弟,況且你這顆腦袋是不是裝著豆腐啊?還不知道自己明明都要成年了,卻一點本源力量都沒有的原因嗎?啊?你是不是智障啊?”

 

一大段話裡參雜了一半的白痴智障,切島有些汗顏,不過看綠谷出久傻愣地看著爆豪的樣子,他還是不打算插嘴了。

 

爆豪看著綠谷那傻樣氣不打一處來,想要揮下去的拳頭終究還是忍住了,"給我聽好了,你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有本源力量的原因是-----“

 

 

爆豪的話語被突如其然出現的人影給打斷了。

 

那名人類原先掛著的淡淡微笑,在見到家裡的不速之客後,馬上轉臉,雙眼危險的瞇起,手裡也握緊了武器,打算他們一做些什麼,就會毫不猶豫地拔出武器攻擊。

 

看到人類如此防備的動作,爆豪勝己嗤笑了聲,手裡的爆炸開始一點一點的放出火花來,彷彿下一秒就要炸了眼前人一樣。

 

大戰一觸即發的模樣,在綠谷出久飛撲到轟焦凍懷裡後就硬生生的止住了。

 

果斷放開武器接下小朋友的轟焦凍,抱緊了多日不見的小吸血鬼,按耐住想要往他柔軟的臉上親兩口的衝動,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是誰?”

 

綠谷出久有些尷尬。

 

支支吾吾地看了轟焦凍兩眼後,很自覺的從他身上下來。

 

“他們是,我的竹馬小勝,還有朋友切島……”綠谷提起他倆的聲音有點小,但是轟焦凍還是聽完了全程,並且臉色不善的瞪著兩人。

 

他才不在家幾天,連竹馬都跑出來了,是不是他對小吸血鬼太過放縱,什麼人都往家裡帶……

 

剛剛萌生出的怒意在接收到綠谷滿臉歉疚的神情後,聲氣的小火花終究還是被熄滅,轟焦凍只能嘆了口氣,讓綠谷解釋解釋。

 

看著轟焦凍好像不生氣了,綠谷大大鬆了一口氣,剛轉身想要解釋,卻看到一臉爆炸的爆豪,他只好在心裡對竹馬道歉。

 

他指著切島說:"他們不是壞人,只是收到命令來看看我而已,真的沒有要做什麼,也不會對人類造成傷害的…….”

 

看著綠谷那瘋狂眨眼的動作,切島明瞭的看著綠谷,”沒錯沒錯,我們只是來看看綠谷而已,既然見到了我們就該走了哈哈哈哈。”

 

在爆豪充滿怒意的想說他還沒講完話以前,切島一個瞬間移動,就帶著爆豪離開了。

 

留下一臉尷尬的綠谷,和臉色依舊不太好的轟焦凍。

 

他本來想著能聽到小朋友對他說著歡迎回家,卻沒想到見到了那個傳說中的竹馬,而且如果他第一眼沒看錯的話,那個竹馬,跟他的小朋友這麼靠近,都差點要親到臉上了。

 

有種孩子養大快要留不住的轟焦凍越想臉色越難看,一個轉身本來想著去睡個覺緩緩心情,卻不料綠谷從身後緊緊的抱著他的腰,小朋友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詭異,悶悶的,沒什麼音調起伏。

 

他說:"轟哥哥,我到今天才知道,原來我的老師沒有拋棄我,原來還是有人喜歡我,在等著我,我真的、真的很開心,之前那麼難過的日子感覺都像是不存在一樣,我……”

 

轟焦凍沒等他說完話,一把拉住小吸血鬼的手臂,轉過身將人抱在懷裡安撫著。

 

“還說呢,我也很喜歡你這個小不點,誰說沒有人喜歡你的,該不會是你的那個竹馬?”

 

喔,提到竹馬轟焦凍的心情就糟糕下去,看起來一臉跩樣的臭屁孩,沒成年還能這麼高傲,想必他平時對綠谷就是這種態度。

 

一聽到小勝,綠谷連忙否認。”不是小勝,是我這麼以為的……”

 

“雖然我也很喜歡轟哥哥,但是你是不一樣的,你是人類啊……”

 

轟焦凍心情複雜。”哪裡不一樣了,你大概誤會了,驅魔師和人類的壽命是不一樣的,我們的平均壽命是三百歲,而我今年才剛滿五十,我還能陪你很久。”

 

像是第一次才知道這個訊息,綠谷出久抬起頭,滿臉驚奇。

 

“原來轟哥哥還這麼年輕嗎?!比我還小呢!”

 

轟焦凍此刻想揍綠谷出久,想看看為什麼這破孩子的關注點為什麼會是他的年紀,而不是他的壽命。

-----------------------

回到家的轟總表示:mmp,居然有人在我家要拐我兒子,怎麼辦在線等,急

沒講完話的爆豪:我去你的,我還有話啊!!!那邊的死人類你看個屁!!!誰他媽喜歡廢久啊????

作者本人我:大概要死了。我如果頭腦好一點是個醫學生 ,現在就去發明過敏特效藥,造福人類啊啊啊!!!!!怒摔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