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冷冷

CP:幻&PA❤
寫點自己喜歡的東西

產出只會是轟出only,不寫任何勝出了

【轟出】非親非故

文名看看就好,有番外車。

 

狐狸太太點的 @跑胶胶 

轟醫生X綠谷護理師梗

(看看就好,不要糾結劇情,醫院以台灣醫院為參考)。

其他文章連結:【我英目錄】

 

 

 

作為雄英醫院第一位男護理師,綠谷出久的待遇可謂非常之好,上有護理長日常關心人生大事,天天想給他介紹女朋友,下有新來的護理師,不是約他出去吃飯,就是想約出去看個電影,這麼眾星寵月的待遇讓不少年輕的住院醫師眼紅不已,但唯獨轟焦凍,轟炎司院長的兒子。

 

綠谷出久說不清他們是在哪個環節看對了眼,或許是日常的跟診,幾乎每次排班都剛好是轟焦凍值班的巧合,又或者是,因為年齡相同,都有一顆愛好古典樂的心思,讓他們的話題越聊越多,甚至到了互相交換私人手機號碼,就連下了班回到家,他們依舊是有一條沒一條的互相聊著天,就像完全不會冷場一般。

 

這麼聊著聊著,某天轟君突然在深夜的值班時,穿著白大褂,姿態有些慵懶地趴在桌子上,直盯著他看,目光毫不掩飾,在他就要尷尬的開口詢問轟君時,他卻就著趴著的姿勢,淺淺的勾起一笑,他的聲音就如同綠谷最喜歡的無伴奏大提琴音一般,低沉婉轉,又帶有些勾人的回音,他說:”綠谷,要跟我試試嗎?”

 

後續綠谷出久只記得,他稀里糊塗的離開了醫院,搖搖晃晃地搭上了大眾交通工具,渾渾噩噩的回到租屋處,身子一歪倒在床上,隔天一早被手機鈴聲吵醒,睡眼惺忪的”喂”了聲,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噗哧的笑聲。

 

“出久,還沒起床?”

 

轟焦凍的聲音對於剛醒來的他,絕對是一大爆擊,於是手忙腳亂的接起電話,卻因為沒拿好而讓手機掉在地上翻滾了兩三圈,等到他終於握好手機,一臉哭喪的對著轟焦凍拼命說抱歉。

 

“沒事的,不過你還好嗎?聽你剛剛喊了一聲。”

 

綠谷出久汗顏,因為手機沒拿好砸在自己腳趾上什麼的,這種羞恥事他是不會說的,於是只好打哈哈的回覆:”沒事的,嚇了一跳而已呵呵呵……”

 

“喔?”轟焦凍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愉悅,”那你沒忘記七點要上班對吧?”

 

果不其然,綠谷出久滿臉震驚的放下手機看著掛在牆上的時鐘,發出一聲慘叫後,電話就這麼被掛斷了。

 

人生第一次被別人掛電話的轟焦凍,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手機顯示著的結束通話。

 

他想,才剛交往就掛我電話,怕不是想被我上。

 

 

等到綠谷出久急忙的一手抓著外套,一手拿著吃完的早餐塑膠袋出現在護理站時,已經七點過了十分,妥妥的遲到,會議都來不及開,他想著等等一定會被護理長罵的慘,卻沒想到剛剛開完會的幾個護理師從會議室走出來,一個個帶著憂傷與關懷的眼神看著他,就像看臨終的病人一樣的眼神,讓綠谷出久毛骨悚然,不明所以。

 

還是跟他比較要好的麗日護理師悄悄走了過來,墊起腳尖想跟他說話,卻沒想到他剛想側過臉時,一瞬間就對上不遠處的轟,微微皺起眉頭,看起來很不高興的正向著他走來。

 

綠谷出久也不知道是出於何種原因,他急忙站離了麗日兩三步,然後耳尖微紅的看著身穿純黑色襯衫配著白袍的禁慾系打扮轟焦凍。

 

看著一名男性臉紅實在太詭異了,綠谷出久下意識想要轉頭去洗把臉,轟焦凍卻先一步走了過來,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和一旁圍觀的護理長點頭示意後,就這麼理所當然地將綠谷帶走了。

 

一路上被死死抓著,掙脫不開,他也不好意思在眾多病患面前,拉住轟焦凍詢問他想幹嘛,讓他放開自己云云,醫院是需要安靜的場所,容不得他吵鬧,於是他只能看著轟焦凍把他推進了一間會議室,話都還沒說出口,就看見會議桌上坐了一排的主任,院長,副院長。

 

而這些長官們則是齊齊盯著他和轟焦凍看著,直到主位的轟炎司站起身,咳了兩下帶回眾人的視線後,綠谷才透過投影片,了解轟焦凍帶他來的目的,以及其他護理師姐姐那悲允的目光所謂何意。

 

只見斗大的標題上寫了「醫院評鑑委員會」七個大字。

 

綠谷出久兩眼一抹黑,行動呆板的被轟焦凍拉著聽完了長達兩小時的會議。

 

會議結束了,他隨著人潮離去,轟焦凍似乎也沒有要阻攔他的打算,只是他的笑容似乎別有深意,那個口形像是在說,”晚上等我”。

 

當時候一大早上的,他沒想懂轟焦凍的話,接著的一整天,高強度的護理師工作讓他忙翻了,恨不得多分出一個自己,好去照顧另一床的病人。

 

醫療照顧總是嚴謹卻又勞累,忙了一整天,晚上趁著有些空閒來打護理紀錄,交班的注意事項,需要特別關照的病人等等,等到他打的差不多了,起身伸個懶腰後,才發現此時已經臨近深夜,正準備值大夜班的護理師姑娘有些精神不濟的坐在他身邊,向他遞來了一杯美式加量咖啡,沒有糖沒有奶精,提神的最佳好幫手。

 

正當他想開口致謝時,姑娘卻揮了揮手,"不是我請你的,轟醫師來看你時順便帶的,托你的福,連我都有一杯。”

 

這下讓綠谷出久尷尬了,他急忙查看了一下手機,果不其然看到半小時前的轟焦凍傳來的訊息,於是他急忙的將工作交辦給護理師姑娘後,連衣服都沒來的及換,就這麼匆忙的抓起外套趕至轟焦凍的辦公室。

 

跑到辦公室前,又耗去了十分鐘,綠谷出久吞嚥了下口水,讓自己不要這麼緊張後,才抬起手敲了兩聲門板。

 

詭異的是,辦公室裏沒有回音,出於一絲擔憂,綠谷出久小小聲喊著”抱歉打擾了”,出乎意料的,本以為不在辦公室的轟焦凍此時卻是仰躺在椅子上,雙眼緊閉著,綠谷出久帶著些許的好奇心忍不住走近查看轟焦凍的睡顏,發現這人怎麼能連睡覺都這般好看。

 

俐落的下巴線條,有些偏白的膚色,幾乎看不見毛細孔的膚質,還有如希臘神像般的美貌,讓綠谷出久邊讚美著邊忍不住吐槽了起來。

 

“這麼好的轟醫師喜歡我,真的不是作夢嘛….”

 

他的聲音細小,算是在喃喃自語著,卻沒想到假寐的那人睜開了眼,長手一伸將他抱進了懷裡,本來想要驚呼一聲的綠谷在想起他還在醫院時,這聲驚呼就變成了小小聲的抱怨。

 

“我還以為你睡著了。”

 

轟焦凍半閉著眼,他有些困倦的靠在綠谷身上,用著不大的聲音開口:”其實、喜歡你好久了,排班跟診都是拜託護理長特意排的,喜歡你每天上班都開開心心,就好像有用不完的活力,讓身在寒冬的我,也能有一絲溫暖,讓我覺得,繼續做這份工作,是有意義的。”

 

“你很好綠谷,你是我見過,最喜歡幫助別人的傻子,但是我卻控住不住的,喜歡你了。”

 

其實講到了後頭,轟焦凍的聲音越來越小,但是他們兩人的距離就在一個呼吸間,多小的聲音綠谷出久都能聽到,就連轟焦凍說話時傳來的微微喉部震動,他都能感覺的到。

 

於是他紅著臉,主動將吻印上了轟焦凍的額頭。”你這番告白詞,我就先收下了。”

 

 

其實轟焦凍本來期待著能在辦公室裡親吻出久,然後進入他,看他哭泣,看他呻吟。

 

但是醫生這個職業,總是充滿了意外,突然緊急來了一個重傷病患,大腿骨粉碎性骨折,腦部外傷大量出血,昏迷指數二,身上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擦傷,一看就知道是車禍所造成的,這台刀怕是一站就要很久。

 

果不其然,待他滿身疲憊的拖下手術衣手術帽時,天色已然全暗,他去到醫院的美食街買了兩杯咖啡,想到去帶給綠谷,慢慢等他下班,卻沒想到他專注的連自己來了都不知道,只好將手裡的兩杯咖啡遞給一旁準備的姑娘,他回了辦公室想要等綠谷一起回家。

 

其實當綠谷小小聲喊著打擾了的時候,他的精神就幾乎半醒,等到綠谷走至他身邊時,他卻不急著張開眼睛,他想著裝睡看看,綠谷說不定會說些什麼話,卻沒想到卻是那樣一句話。

 

他在心裡忍不住自嘲著。

 

該配不上的人,是我才對。

 

 

將有些困倦的轟焦凍一起塞進出租車後,綠谷就等著轟焦凍說出地址,他可不敢把這樣一個累癱的轟焦凍隨意自己丟回家,想都不用想就會知道,這個生活技能有些薄弱的醫師會怎樣糟糕的對待自己的身體,明明是醫師卻照舊三餐外賣的飲食習慣,綠谷出久真心不敢恭維。

 

以前非親非故,綠谷出久不好插手管著轟焦凍的吃食,現在都聽到人家的表白了,自己也接受了,那乾脆水到渠成,就這麼在一起,也挺好的。

 

“晚安,焦凍。”

(病床play+白大褂)

评论(1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