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很冷很冷的冬天

【瞳耀】今天我的長官他們秀恩愛了嗎?

有點水的知乎體,給我的兩CP+祝鼠貓生快~

 

問題:來說說你親身經歷過的,最秀的辦公室戀情吧?

 

87個回答

 

我還沒有女朋友:

哪個渾蛋邀的我來答題???

算了算了,這問題也挺符合我現在急需發洩的心情,那我就說說吧。

你們絕對想不到,我的上司們,多麼慘無人道,我要求加薪。

 

喔對了!這是真實故事啊,絕無捏造!

 

首先和大家介紹一下,我的上司A,英俊帥氣無所不能,上得了靶場下的去廚房,槍法拳法樣樣好,中餐西餐樣樣會,天天穿著白衣晃,晃得局裡的妹子看到都得喊聲帥哥。

老子我活了三十多年,還沒見過比上司A還要厲害有男人味,就沒有他害怕的東西,一個鉤拳就能把人給揍飛,我真心崇拜他。

但是最近這幾個月和男神一起換了單位以後,我發現,男神A在我心裡的高大上形象完全崩了。

 

至於怎麼崩,這事兒就得說到上司B了。

 

上司B是個天才,頭腦型的那種。他厲害的地方在於,你和他瞪一眼,都要覺得自己的靈魂被吸了進去,分分鐘被看透心思,連我昨晚打了幾次手槍都會忍不住和B說,這一眼看透人的能力太雞兒可怕了。

 

所以我一般和B對視不會超過三秒,因為A吃醋更可怕。

 

喔,對了解釋下,上司B不是外星人,他是心理學家,全港有名的那種,但是跟A完全相反,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生活自理能力差到可怕,但是記憶力也好得可怕。

 

你完全不會想要知道,為什麼他能說出在某年某月某天看到報紙上寫了啥啥啥,然後當你真翻出來時,他還能一字一句的背給你聽,那感覺多可怕。

 

 

咳咳,拉回原題。

 

這我呢跟著上司A一起調到了新單位,然後被了大上司要求要AB一起合作。一進到會議室裡我就看著上司AB一見面殺氣騰騰的,這兩位我都尊敬,都不敢得罪,於是倒楣事找上我了。

 

上司A不給B說案子,不讓他去現場,於是B就來找我問,我這是說還是不說啊??????我招誰惹誰啦?

 

剛一起合作時,A都會冷嘲熱諷,一見面天雷勾動地火的喊著B:”哼,這不是展大心理學家嘛?這案子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許插手。”

然後B也同樣冷嘲熱諷回去:”包sir的命令,你敢不聽?”

 

天啦嚕,兩大帥哥互相瞪眼。被這場面嚇得我又多吃了幾包薯片,哀嘆自己的命不好,怎麼分來這個單位了。

 

但是一個月後,情況就變了,變得超乎想像。

 

A對B的暱稱改成了展大心理學家,然後一開口不是損人,而是問:”你今晚想吃什麼?”

然後B就很自然的回答:”剁椒魚頭。”

A一聽就皺了眉否決:”你胃還沒好呢,不許吃辣!”

 

這是啥對話???

這畫風不對啊大哥。

 

你們可能感覺不出來,我給你們品品,一個月前A和我們說的是這樣的:”誰再走漏風聲給B,十年檔案等著!”

然後B罵的A是:”狂妄自大!”

 

一個月後變成了:”B,你覺得這案子如何?”

然後B對A說的是:“帥哥別不理人嗎。”

 

???你們就品品這轉變的程度。

 

然後吧這倆都喜歡懟我,我何苦啊。

 

這還不是最過分的,A有台名車,一刑警配一台超跑,也是很稀奇了,開在路上特拉風,每次都看著我流口水。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有次我路過他兩旁邊親耳聽見,A問B說要不要順路載他回警局,B一個冷漠回應:”不必了,你的車我坐的不舒服。”

 

然後一個月後,我就聽A在找汽車鑰匙,說弄丟了。我的天啊,跑車鑰匙沒了,嚇得我也跟著找了起來,然後同事C看著我倆在辦公室瞎找,淡淡地就說了一句:”你們去門口看看。”

 

然後我就見到B坐在A的跑車裡,手裡拿著那串金貴的鑰匙晃啊晃的,上司A毫無芥蒂的就拉開了車門坐了進去。

 

我就默默地回到了辦公室,看著倆上司親親密密的開著車去查案。

 

我甚麼都沒有。

 

雖然前面都很過分,但最惡劣的一次是,這倆因為案子又起口角了,我聽力不錯,剛好就聽到B喊了一句:”你咬我啊!”

我原先還沒多想,但是下一秒我就聽到A吼了一句:”咬就咬啊!”

這不巧,我剛轉過頭面對著辦公室的窗。

…………然後我默默地轉回了頭。

長官們,你們能先拉窗不?

 

大概過了幾秒,辦公室的門開了,我就看見上司B怒氣沖沖、滿臉通紅的摀著嘴跑了出來,嘴裡還喊著:”不要臉!”

然後上司A也跟著追了出來。

 

看著這情況,我戳了戳坐附近的憨厚同事D,問道:”這你怎麼看?”

友人給了一句話。

“情侶談戀愛唄,你瞎管什麼。”

 

談戀愛?!

這說詞震驚了我的三觀。

 

但是隨後,辦公室裡的一妹子抬起頭就說了句:”白sir展sir都睡過了,談戀愛有啥好奇怪的。”

 

睡過了……?!

 

妹子繼續說:”對啊你們不曉得嗎?包sir怕展sir出事,就讓白sir搬過去一起睡了。難道你們都沒發現這倆人上禮拜來的特別晚?展sir還扶著腰呢。”

 

我驚得說不出話了………

 

然後妹子掰著手指頭開始數:”你看看,白sir親自下廚、陪睡、上下班接送,有空時還帶展sir回家聚餐,這不是談戀愛是啥?”

 

“還有啊,展sir特別喜歡問白sir去哪,以前白sir都是回答你管這麼多!但是現在,展sir一問,白sir就回答他,你也要一起去嗎?”

 

“還有還有!”

 

我流汗的打斷了妹子:”你咱知道的這麼多?”

 

妹子羞澀一笑。

 

“整間辦公室的監視器監聽器,還有我不能入侵的嗎?”

 

聽到這話,一邊的同事E翹起高跟馬靴在桌上,”監視器剪過沒?給我來一份。”

 

我服氣了。這個辦公室裡,除了倆上司以外,就屬妹子最可怕了。

 

說了這麼多,你們也知道我被閃得多過分了吧,我要求加薪啊!!!

 

關愛單身狗,你我有責。

 

 

今天的我還沒有嫁出去:

王韶你完了,我剛給白sir看這個,你等著刷馬桶吧!

 

沒有男人配得上我:

哼,活該。

 

貓兒今天準時吃飯了嗎:

你行啊你,滾過來我辦公室!

弱弱求評論_(:з」∠)_

评论(18)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