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很冷很冷的冬天

#御澤 笨蛋連談戀愛也很麻煩

#第一篇御澤

#原劇澤村高一時期

#雙單戀

#220快樂啦哈哈 


——暗戀最美好的那瞬間,就是看著他對著自己笑得無比燦爛,然後呼喊著自己的名字。

 

一年級的體育課常常是併班一起進行,想當然同為一年級的兩位候補投手,連體育課都是一起上的,順便把昨晚在棒球場上的沒比完勝負一起解決。

 

“哇哈哈渾蛋降谷,今天籃球課一定是我投進最多顆球的,你就認命吧!”

“……會贏的人是我才對。”

從不遠處就能聽到兩人爭執的聲音,明明同為競爭對手,但是吃飯練習玩遊戲通通黏在一起,感情簡直好得沒話說。

 

說實話,他御幸一也有時候還挺羨慕降谷的。

當然,除了每天被兩人一起堵著要他接球的時候除外…

 

“喂喂,你們可是投手阿,要記得小心自己的手知道嗎?”

看著人剛好從窗戶底下經過,御幸就順勢喊了句。

雖然聲音不大,但澤村總能夠在他一開口就找到他的方向,並直挺挺地望過來。

 

雙手併攏著,彷彿嫌自己的聲音不夠大,可能會讓樓上的傢伙聽不清楚,澤村還一字一句慢慢地喊著

“渾蛋眼鏡那你接不接我的球???”

說完還打招呼一般,用力地揮著手臂,露出燦爛微笑地喊了句御幸前輩。

 

從窗戶底下望過去,那小子金色明亮的大眼也同樣看著他,明明喊得話每天都能聽見十來遍,但是每次、每次都讓御幸一也高興不已。

就像逗弄著可愛的小柴犬,戳戳他、再讓他有點小情緒後,給予一份獎勵,想像著他高興地身後尾巴晃動的樣子,御幸就忍不住想笑。

 

“你這傢伙就算補喊了句前輩也是沒用的,今天不接!”

果不其然底下的人炸毛了,旁邊的降谷在澤村問完也同樣補了一句。

看著降谷也被自己拒絕後,澤村那哈哈大笑地模樣,御幸撐著臉頭也沒抬問坐在前座的損友。

 

“我是不是太寵他了點?真是、居然大喊著叫我渾蛋眼鏡,這是公眾場合阿那傢伙”

倉持看著御幸那明明想笑卻又極力忍住的模樣表示極度鄙視。

 

“只有你被那小子損還能笑嘻嘻地,明明今天就打算接他的球了,還要騙他說沒有,小心哪天被那小子討厭了。

“哎呀真不愧是倉持,我都沒說要接他的球了,你怎麼會知道?”

倉持看了一眼從頭到尾盯著窗戶底下的渾蛋捕手,連話都懶得回他,贈送一個白眼後就直接起身走人。

 

對蠢村跟對別人的態度完全不一樣,這麼明顯的事實誰看不出來?

不知道的恐怕就只剩腦迴路易於常人的哲隊和降谷了,當然沒腦袋的澤村就不用說了。

 

討厭嗎……?

那傢伙就算討厭一個人,應該也會毫不客氣的表達出來吧?

因為、他就是那樣開朗的一個人

 

不知不覺地,御幸望著遠方,笑了出來。

“都是那傢伙太可愛的關係。”

 

 

到了晚上自主練習,還真不意外被倉持說中,在澤村死纏活纏,被迫訂下一堆約定後,御幸終於肯幫他蹲捕。

———雖然一開始就打算來幫他練投,順便試試新的卡特球的威力就是了。

 

“不過,為甚麼上體育課不能打籃球啊?”

“而且還要我每個禮拜都擦指甲油,我又不是降谷這麼容易就指甲斷裂。”

 

邊投球還能邊碎碎念看起來也只有澤村辦的到,雖然為了讓他能安分點不要出事御幸費了不少苦心,但是他本人其實也不討厭這樣照顧著澤村。

 

“那是為了你的手好啊,誰知道你這少根筋的會不會玩個球就弄傷手指,我可是提心吊膽阿,你要是受傷了那怎麼辦。”

“指甲油不得反駁,你不擦我就幫你擦。”

 

聽完御幸的說詞,澤村愣了下,隨即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抓了抓頭髮。

“沒想到我們捕手大人這麼關心我,還真是受寵若驚阿。”

 

“當然阿,誰讓你這麼傻,天天過度訓練,不盯緊你一點那就慘了。”

“喂喂你說未來的王牌哪裡傻啊?!”

“哪邊都傻,好了今天30球夠多了,回去睡覺吧。”


不顧那個變成貓眼的傢伙生氣地大呼小叫,御幸伸出手揉了那看起來蓬鬆的咖啡色頭髮,”明天還有比賽呢,我等著你把你最好的球投到我的手套裡來。”


隨後趁澤村還傻呼呼的楞在原地,他就留了一地的球讓他收拾。

走沒多遠就能聽到澤村氣急敗壞地大喊聲。

 

誰讓你傻呼呼地看著我呢,真是差點就想抱上去了,好險好險。御幸看著手中的捕手手套,看著澤村明顯的進步,可能他都要比本人更加高興了吧。

——畢竟,御幸一也對澤村無法壓抑自己的情緒,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

 

從一開始接了身為國中生的澤村的球後,說實話御幸是覺得他的球挺有趣的,況且能這麼直白地指責東學長,也讓御幸多了一份好奇心。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夠對著高大又壯碩的東學長說著:”你這肚子根本就像個中年老頭嘛,真的是個國中生嗎?”

“如果你被我幹掉的話,就不要有任何怨言。”


真別說,當初澤村這話簡直讓他笑得彎腰,還不小心笑出眼淚來。

事實證明澤村這人還挺好玩的,進了青道後還毫不掩飾地對著自己說是為了自己而來,他還記得,那時澤村盯著他的眼睛、是漂亮的金黃色。

 

再然後就是澤村的個性,天天說著想當王牌,當時得罪了不少前輩和同齡生,但是那傢伙在對三年級的紅白比賽,完全改觀了眾人對他的印象。


他不是說說大話的蠢蛋,而是為了拿到王牌號碼、一心一意勇往直衝的笨蛋。

“比賽還沒結束阿,我們還有五局能夠把比分追回來的!”

“我一定會攻上壘的,首先讓我們得一分吧”


雖然事實證明那個笨蛋的打擊能力真是完全不能看就是了。

不過僅憑幾句話就讓原先死氣沉沉的一年生恢復精神,也是因為他們不想輸給澤村的這份自尊心吧。

 

“哈哈、哈哈哈哈”

“你這渾蛋眼鏡不要發完呆後突然笑出來行不行,怪噁心的。”

看了下來他房間說要討論明天比賽的倉持和三年級學長們,御幸無奈的說著:

“學長們很晚了,說實話我挺想睡了的說。”


“喂喂不要轉移話題,你剛剛是在想甚麼,還笑出聲了。”倉持瞪了他一眼,連一旁的純學長都附和地說了一句。”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那個笨蛋澤村了,每次都因為澤村笑得不行的也只有御幸了。”


御幸有些汗顏。”純學長你也不用說成這樣……他在學投球這方面還是不錯的。”

小湊學長倒是一臉笑瞇瞇的,”明明平常這麼喜歡拿澤村開玩笑,現在倒是會為他辯解了呢,那你倒是說說想到什麼了?學長們都在這裡,居然分神了,真是不可饒恕。”


“御幸、下棋。”

“啊啊,饒了我吧……我是真的很困啊”就在御幸無奈的聲音下,一段時間後學長們才乖乖走人。

 

 

———假如問澤村,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那大概是高興的不得了了吧。

要問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他喜歡的人特別特別優秀啊!

雖然一開始就知道那渾蛋個性超級惡劣、常常約定好的事都會隨意更改、愛對著他喊笨蛋蠢蛋的,不過他還是個不錯的人啦。

唔唔,要說他哪裡特別好啊?就是長得很帥,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帥,就是那種跟他一打起棒球,看見他那種專注力會讓人想一直盯著他看。

而且那渾蛋功課又好、頭腦也不錯,就是打排球超級爛,看他打排球都能多笑十年。

不過......那傢伙就算有這麼多缺點,我澤村大人、未來的王牌還是願意接納他的啦,誰讓我人這麼好呢?

 

“御幸,今天接我的球吧!”

“蛤?你在說什麼我沒聽到。”

他剛剛說他喜歡的人優秀的不得了的那句話,還是刪掉好了。

這傢伙分明超惡劣的啊啊啊!!!

 

金丸看著早晨又跑去找御幸學長接球的澤村被拒絕後奄奄一息的樣子,真是不想管也不行。

“你又在課堂上睡覺的話我就告訴御幸學長喔,他說你一直睡覺就讓監督不讓你上場投球。”


一聽到御幸兩個字,澤村瞬間就改為正座,然後忿忿地跟他控訴今天御幸學長又是怎麼無視他不幫他接球,不然就是早飯笑瞇瞇的盯著他吃完三碗加了納豆的飯。

“這渾蛋捕手真是太可惡了,等等見到他我一定要用倉持學長的鎖喉攻、肘關節固定……”


 “澤村,御幸前輩在教室外面等你喔。” 正想著平時倉持前輩對他所使用的招式,就聽到同班同學喊了他的名字,也看到那個靠牆站,一臉淡漠的帥氣捕手。

明明就是個普通的等人姿勢,為什麼御幸前輩做出來就連隔壁班的女生都跑出教室看他了???

真是、人帥待遇就不一樣嗎???


說不上自己這種又懊惱又生氣的情緒到底是從何而來,澤村一出教室門就逕自拉著御幸的手想走到較為偏僻的角落去。

當然,他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正牽著剛剛說見到,就要揍他一頓的渾蛋捕手的手。

而被他牽著的正捕手也一句話都沒說,乖乖讓他牽著走,實在是一個很難得的景象。

 

好不容易快步走到校區旁的小花圃,但是澤村一發現他剛剛一路牽著御幸的手走了這麼遠,害羞的心情遠遠蓋過當初生氣的情緒,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麼……你帶我來這裡是想做什麼是呢澤村?再不快說的話就要上課囉嘻嘻”

“渾蛋四眼不要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帶你過來啦,而且明明就是你先找我的吧?”

看著眼前人通紅的臉,實在很想伸手捏捏那柔軟的臉龐,看看那臉頰的溫度是否與自己所想的一般溫暖。


“我嘛、本來是想跟你說今天降谷要做修養不能投球,可是看起來你好像不太想投啊……”

“真的嘛!!!御幸我要投,未來的王牌不管什麼時候都能全力以赴的哈哈哈。”

臭小子。

御幸毫不客氣直接伸手捏了澤村的臉。”我可是前輩啊,給我正正經經的說一次,拜託你接我的球吧御幸前輩❤”

“來,說了就接你……唔、20球。”


難得看到御幸這麼大方地開了10顆以上的球數,澤村想都沒想,就著一邊臉被扯的狀況下,拉著眼前人的衣襬,抬起頭直視那有些微反光的平面眼鏡,然後開心地喊著”拜託接我的球吧御幸前輩!”

 

噢,你說接下來御幸的反應一定是很開心這後輩終於聽話了?


才怪呢

這傢伙二話不說直接逃回教室去了,

只有在逃跑前喊了讓澤村吃完晚餐再去練習、

真是丟我們男人的面子啊池面渾蛋。

———以上來自觀看完全程的倉持洋一的論點。

 

這兩個怎麼談個戀愛都能這麼麻煩啊???

趕快給我互相告白啊渾蛋。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