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冷冷

CP:幻&PA❤
寫點自己喜歡的東西

產出只會是轟出only,不寫任何勝出了

#御澤 青春、淚水

#僅獻給友人的作品,歡迎再腦洞XDD

#小短篇


如果是由我來替你承擔這種痛苦,那該有多好

所以,將輸球的理由、生氣憤怒悲傷的情緒通通都向我發洩,將我變成你心裡的罪人也不要緊

只望你能恢復成那開朗無拘束的模樣。

明明只剩一個出局數,但是對青道而言卻是那麼遙不可及。

球場上揚起的塵土、場邊的歡呼聲、以及呆滯地看著比分,臉上寫滿了絕望的澤村。

這些都還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裡。

剛輸了決賽當晚就獨自一人看著影片回放,一遍一遍地放映著。影片中的澤村明明是那麼不安,在被要求內角球時,那帶著恐懼的臉望向他,他卻甚麼都不知道。

在距離他最近的自己,甚麼都不知道,甚麼都無法做。

呵,你真是最差勁的捕手啊,御幸一也。

看著澤村從早到晚一圈又一圈地跑著,像是要把能量耗盡一般,既不休息也不開口同他人說話,帶著自責及悲傷懊惱的心情,那樣的澤村是他所不熟悉的。

"榮純,要不要休息一下?"

慢跑至他身旁,拿著水瓶和毛巾,但是眼前這人卻僅是搖了搖頭,然後依舊向前奔跑著。

小春看著跑遠的澤村,想開口安慰他的話卻一句都說不出。

畢竟在最後的決賽裡,沒辦法為隊伍拿到更多分數的他,也沒有安慰別人的資格。

索性就這麼陪著他一起跑,有個伴在身旁榮純也會開心點吧。

剛洗好澡走至球場觀望,卻沒想到本來一人埋頭跑著的澤村身旁竟多了個小湊和降谷。

三人臉上盡是不服輸的神情,也真是難得小湊會陪著他倆一起鬧。

遠遠觀望了一段時間後,看著原本低著頭跑步的笨蛋卻慢慢將背瘠挺直,正慢慢地將屬於他的自信心找回。

小湊跟降谷對這笨蛋真是特別照顧,既在身邊陪著,還為他默默打氣。

反之相比他這個捕手,卻甚麼都做不到。

默默向澤村的方向看去一眼後,御幸便頭也不回地走回宿舍樓。

那場絕望的決賽過去了,新球隊依舊是要成立,然後接著要開始與各個學校進行練習賽。

但是在這段時間裡,卻有了最糟糕的情況。

御幸默默站在門外,聽著室內練習場的澤村用著輕微的聲音哭泣著,像是不讓別人察覺出一樣,沒多久就忍住了哭聲,堅強地站起身,對著球網繼續投球。

投不出內角球的澤村,卻依然不放棄。

自己的投手這麼努力了啊,可是御幸一也,卻沒辦法給予他安慰或建議。

澤村投不出內角球,有一半是因為他沒有顧慮他的心情,過於期盼勝利的自己,是開心到沒差察覺嗎?還是為了隊伍,所以選擇了無視。

這點連他本人,都快搞不清楚了。

悔恨的將雙拳握緊,回想起早晨倉持對他的破口大罵,或許他就是個冷血動物吧。

不再去側聽練習場的微弱哭聲,御幸拿出手機,看著電話名錄中克里斯學長的名字,毫不猶豫地按下通話鍵。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電話那頭傳來一如既往地溫柔低沉聲:【真難得你會打電話來呢御幸,是有甚麼事嗎?】

緊咬著的雙唇,該說出口的話,該請求的事情卻在此時,猶豫了。

可是在電話那頭繼續傳來詢問聲後,御幸就放棄了內心的掙扎。【克里斯前輩,關於澤村,我有事情想拜託你。這件事情、只有學長才辦的到......】

是了

只有克里斯

那個現在被澤村一心一意所信任著的

他最敬愛的前輩。

灰濛濛的天空彷若著他的心情一般,明明主動打這通電話的是他,請求學長的也是他。

看到澤村正照著前輩的領導,將球練習著投向外角低處,澤村臉上的雀躍欣喜,是現在的他所無法讓他露出的表情。

正要轉身離開,將這片空間讓出給他們兩人,倉持卻從另一邊走了過來。

"找學長來的人是你吧?明明很在意澤村那小子,那天幹嘛跟我說你無所謂。"

"有些事......不是我不在意,而是我在意了,澤村也不會因此有所改變。"

這是第一次,倉持在御幸一也的臉上看到那名為落寞的神情。

"他受的是心靈上的傷,我對現在的澤村來說,還不足以讓他重起精神。"

"所以就找了克里斯前輩?你會不會太輕視你在那小子心中的分量?"

輕視、嗎......

但是一旦把自己當成是他最重要的人,之後卻發現不是,御幸一也能承受住嗎?

"可惜,我是一個膽小的人。"

"我是贏不了那個人的。"

是的,他可能一輩子,都贏不了克里斯前輩吧。

還未等倉持再多說甚麼,他就快步先離開那裏。

從克里斯前輩看過他的那晚後,澤村就打起了精神,開始練習起新武器外角低球,看著那傢伙每投一球就越來越上手,果然當初交給克里斯前輩是對的。

"喂喂御幸一也,你站在那裏幹嘛?快來幫我接球啊,我的新武器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喔"

"哈、前幾天還在消沉的人......"

"因為是克里斯前輩教我的球喔!"

看著差不多恢復成往日的澤村,他習慣性地要打擊他,卻沒想到是自己被深刻打擊了。

笑得一臉明媚的傢伙啊,就這麼喜歡嗎、

喜歡克里斯前輩嗎?

可是啊,我喜歡你呢,澤村。

這一定是第一次

懊惱壓的內心喘不過氣,有種想流淚的感覺。

第一次喜歡上的人,大概、不會喜歡上自己吧。


待澤村將外角球戀的純熟無比後,在比賽上也因為自信,而投得出內角球了。

這堅強的傢伙總是嘻嘻哈哈地克服困境,一次次地讓眾人為他跌破眼鏡。

那個因為易普投不出球的澤村,早就不存在了。

腰部以上的內角球和球棒無法觸及的外角球,這兩種球就能讓打者無法輕易出棒。

那小子正一步一步的追上降谷。

"我啊,想學變化球。"

大大的笑臉,用著歡快的語氣,像是找到寶藏似的開心。

這傢伙......

明天就要比賽了,居然還是跟落合教練一起學習變速球。

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第一次漏接澤村所投出的變化球。

還來不及等他震驚,下一種變化球突然掉落的速度也讓他反應不及。

有新種類的球種,澤村臉上的笑容越見燦爛。

當然用在比賽上後半是挺管用的,只要不計前面那傢伙亂用力所丟的分的話。

第一次完投了整場比賽,克里斯前輩也依他的邀請來觀看了比賽。

看到澤村如此活躍的一刻,說實話連御幸自己都很開心。

隨著比賽次數的增加,用在場上的變速球、變化球也越見增多。



經過一年的洗禮,成為二年級的他也是個能承擔王牌背號的人了,能夠分的清在場上,在面前所站立的敵人才是最重要的,十足的王牌風範。

看著一如往常拉著輪胎跑步的澤村,總有一種能安心將青道安心託付給他的感覺。

站在不遠處看著他,這張看了一年多的臉孔就要跟他分別了。

不管是哭,是笑,他都陪著澤村走過來了。

"吶澤村,在我畢業後,要好好跟學弟相處啊,別為難學弟們讓他們給你多投球知道嗎?"

像是開玩笑般地說著要離開的話,卻沒想到眼前的這傢伙卻突然無預警地抱住他。

"喂喂、澤村......"

澤村真的是用上力去抱著他,嘆著氣本來想掙脫開他的御幸,在感覺到胸口傳來的潮溼感,瞬間靜默了下來。

輕輕的將手上在那柔軟的黑髮上,安撫似的拍了拍。

"你已經成長到不需要我,也能成為王牌啦,哭甚麼呢笨蛋。"

聽到他的話,哭得眼眶泛紅的澤村抬起頭直挺挺地看著他。

"從一開始,我就是因為御幸在這裡、在青道,所以我才會不惜離開家鄉也想讓你接球。好不容易成為了王牌,希望能在另一端接球的人卻不在了。"

"你、......"

"我喜歡,喜歡御幸前輩,所以"

"請和我投一輩子的球吧!"

告白的聲音迴繞整個練習場,露出的燦爛笑容一如第一次,和他一起打贏東學長時的一樣。

原來打從一開始,就是兩情相悅嘛。

"喂喂渾蛋御幸我的答覆呢???不要自顧自地抱上來,沒答覆以前也不准親、晤"

幸好,一開始接了你的球,幸好在最痛苦時你撐了下來,然後一直一直的喜歡著我。

幸好,在這世上的某個角落裡,我們相遇了。

"我愛你,澤村。"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