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冷冷

寫廢文
愛我幻我pa

【我英】轟出 Eyes ,Nose, Lips

推薦歌: Eyes ,Nose, Lips

 #10年後ALL MIGHT已死亡設定。 

其他文章連結:【我英目錄】

雖然是520賀文,不過這篇邊打邊想落淚阿QQ

祝轟哥出久能一直陪在對方身邊,成為最棒的英雄!!!

"對不起,轟君。" 

"我......必須走了。"

 "我不能一起去嗎?為甚麼爆豪那傢伙在去討伐的名單內,但你卻將我排除在外?"少見的,他對綠谷大聲地嘶吼著。 

第二次了。 

他在綠谷出久這個男人面前如此失態。

 第一次遇見他那時,眼中閃爍著名為夢想的男孩毫不畏懼的模樣,經過了10年已然成為了他心目中所想的,最棒的英雄,和平的象徵,也是他此生最愛的人。 

幾乎是他全部世界的青年,現在卻跟他說,希望他能夠留在這個城市,代替他成為人民及敵人眼中的和平象徵。 

他看著他,雙方都留下了淚水。 

綠谷輕輕地擁住他,將被淚水沾濕的臉龐靠在他的肩頭上。

"這次去我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敵人已經太過於強大了,必須要有人去將之驅除才行,而做這項事情,必須是我,繼承one for all的人才行。"

 "一旦和平的象徵不在了,城市想必會一團亂吧。"

 "儘管如此,也有很多優秀的英雄在守護這城市,我也要去,我必須守護你啊出久。"他的聲音少見的帶了些顫抖,他的懼怕、擔憂,都隨著越來越用力的擁抱傳達給青年。

 綠谷笑了下。"不,轟君,和平的象徵必須是你,只有你才行。" 

"至於小勝那是他自己強硬的要加入,我當初可完全沒考慮他呢,畢竟他也挺受敵人的關注,要是不小心還會......."

 "我就不行嗎?" 還未說完的話被硬生生打斷。 綠谷抿了抿嘴,接著雙手攀上他的肩膀。

"我一直都覺得,轟君既認真努力,個性又如此強大,但是這樣的人卻喜歡上我,對著我說想跟我在一起一輩子,我真的真的很開心,但是我愛你啊轟君。" 

綠谷墊起腳尖吻向了他,嘴裡呢喃著"對不起。" 毫無防備之下,綠谷一個手刀劈向他的後頸,在失去意識前,擁著他的青年哽咽地說著。

 "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將從高中畢業後就一直同居,相戀了10年的戀人輕放在寬大的沙發上。

 "本來想要安靜的走掉,就是不希望轟君因為我的離開而難過,但是卻被發現了呢......." 

綠谷巡視了下被他收拾得差不多的房子,屬於他的東西都已裝箱,要不是小勝說漏了嘴,他原本早已抵達他們的集合地,準備去討伐敵人了。 

看著男人面上少有的淚痕,綠谷蹲下身將淚痕以指腹輕輕擦去。

 "沒有了ALL MIGHT,要是連轟君你都不在了,誰來保護這個城市呢,況且要是連你都不在了......"

 "我就沒有拚死也要回來的動力呢,轟君"

 綠谷離開的第一天,他只是靜默地完成日常工作,就連去處理案件時他也僅是迅速地完成後離開,完全不做任何停留。

 回到家後,看著空蕩蕩的屋子,他覺得他的世界隨著綠谷走後缺少了一半。

 沒有人等著他回家,沒有人會擔憂地看著他不小心受的傷而碎碎念,這裡,沒有了名叫綠谷出久,他最愛的人在了。

 綠谷加上爆豪等將近10名的精銳就這麼悄悄地離開了城市,沒有人知曉他們去了哪裡、是否在哪裡展開了戰鬥,又或者是,是否都還活著。   

 一個月了,這些英雄的消失僅僅用了些小篇幅報導,就連新聞媒體都不刻意報導,像是刻意將消息量降至最低,不讓城市產生英雄不在的恐慌。

 人們還是照常的生活著,個性犯案的事件也沒有隨著和平的象徵不在而增加,平凡的生活一如以往。   

綠谷不在了,身為NO.2的英雄,轟理所當然地接下成為象徵,只要一有事件發生就馬上趕至現場,只要範圍距離可以,他通通都接下來了。     

【新一代的和平象徵焦凍英雄今天又解決多起案件。】   

【和平的象徵破案數超越了他的父親所留下的紀錄。】       

每天、每天,他都像這樣大量消耗自己的體力,這樣疲憊的回到家裡時,就不會過分在意這房子的另一位主人已不在了。   

綠谷走後的前一個月他都是這麼生活的。    

 接下來的兩、三個月裡,漸漸地他不再願意回到那所謂的'家',反而回去本家與出院的母親、姊姊同住。   

一開始他們倆人對他如此頻繁地出任務感到擔憂,唯有那傢伙(奮進人)直直地望向他,不做任何的評論。

也是,他最完美的作品如今已是和平的象徵,他也沒有ALL MIGHT這個假想敵需要去打敗。  

綠谷他們走後快要半年的某天,他在一場事件中不甚頭部受傷,住進醫院的當天,A班的同學們率先打頭陣來探望他,雖然看的出他們在擔憂下所想表達的話語,但是獨來獨往慣了的轟卻不甚在意。 

"綠谷不在了,我現在代替他接下和平的象徵,那我就要去救人,治療這種事就不用了。" 

不顧同學們和醫護人員的反對,在他要拔出針頭離開醫院回到現場時,卻被一旁的麗日給甩了一巴掌。 

麗日很生氣的對他破口大罵,罵他不愛惜身體,罵他這樣會讓出久擔心,說著說著女孩忍不住紅了眼眶。 

"我知道你很在意出久君,我們大家都是,但是我們不希望你這樣勉強自己,你這樣出久君回來後知道你這麼不珍惜自己,那他不是會更傷心嗎......" 

 "況且我們大家也都是跟你一樣付出了很多努力才當上英雄,多相信我們一些,好嗎轟君?"

在場的峰田、耳郎、上鳴等都齊齊看著他,眾人的眼眶都有些泛紅。

"對不起.......我只是、不能接受綠谷不在我身邊的,這個事實。" 

"我甚至不知道他的生死,不知道他是不是又為了別人受傷,光是想到他再也回不來,我就非常、非常的不安。" 被同伴的話給感動到的轟,將手遮在臉上,不願他們看到他所留下的淚水。

"轟你這臭傢伙,擔心綠谷的不只你一人啊渾蛋。"

峰田抹了把眼淚,氣沖沖地指著他罵。 

"恩......謝謝你們。"他是,真心感謝在他和綠谷身旁,有這麼好的夥伴相伴著。

 在好好罵完轟讓他安心休養後,之後的幾天母親、姐姐天天都來看他。 

"母親,我沒什麼大礙,您不需如此麻煩,每天都來照顧我,我自己一個人也行的。"坐在病床上的他無奈的望向母親。   

不經意間,他看到自己的右手也變的如同那人一樣,帶著許許多多的傷痕。 

盯著右手上的疤痕,他就能想到那個總是帶著微笑去救人的傻青年。   

不經意摩擦著疤痕的動作被母親收進眼底,她定定地站了一會,隨後嘆了口氣坐在他的床邊。       

"其實那個青年在出發的前一晚來找過我。"   

他震驚地抬頭望向母親,但母親卻是低著頭繼續說著話。       

"那天晚上他來找我時,一開始保持著笑容跟我和你爸爸問安,但在坐下正要開始談話時,那青年卻對我們重重的磕了一個頭,真的非常大力,他起來後額頭上都還有榻榻米的印子。"   

"我們都嚇到了,正當我想扶他起來時,他卻開始流淚。"   

"這青年明明被稱為和平的象徵,但卻在我們面前哭得像個小孩一樣,那時候我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呢。"       

轟不經意的捏起了拳頭,這些事,綠谷從未對他說過。       

"然後綠谷少年邊哭邊說著他對不起焦凍,明明你還能有更棒的人生,跟喜歡你的女孩組建一個美滿的家庭,然後生個可愛的小孩,在人生後半段就盡力將他撫養成人,既簡單又幸福。"   

"但是你卻選擇了跟他在一起。"       

"不惜違背父親,與不看好你們的人為敵,你為了他選擇了一條艱難的道路啊。"       

聽到這裡轟不禁想開口反駁,但握拳的手被母親安撫似的拍了拍後,轟就暫時鎮定下來。       

"綠谷少年還對你爸爸說著,感謝你爸爸最後成全了你們,但隔天他就必須去討伐敵人,也不知道未來是生是死,有可能再也沒辦法陪你走完後半生,讓你一人孤單的活下去。"   

"為了全天下人,他選擇去戰鬥,但是為了他自己,他卻選擇將你留在這裡。"       

母親的眼神直看著他,回想起青年那告白一般的說詞,她只能說兒子真是愛對了人。       

"知道為甚麼他將你留下嗎,焦凍"       

"他對我說,因為有你在這裡等他回來,他才有活下去打贏敵人的動力。"       

在她說完話後,轟將手蓋在眼前,眼淚終於不受控制的往下滑落。

"可是母親,沒有他在這裡,我活得好痛苦。"   

"每天回到家以為他依舊在家裡等著我,一開門就有他的擁抱,不用去擔心他是否安全,因為我會一直陪著他,就算有危險我也會將它解決,絕對不會讓綠谷受傷。"   

"可是他卻不在了,母親。"       

像個孩子般倚靠在母親身上的轟哭著說,

"他不在了啊母親,他丟下我了,他希望我活著,我何嘗不希望他活著。"       

"我愛他啊。"       

忍不住陪著他哭泣的母親,一下一下輕撫著他的髮絲。

"我知道焦凍,我都知道。相信他會回來,相信你的英雄他會打破逆境,就如他相信你會好好活下去的。"       

"不要再這樣摧殘自己的身體了,知道嗎焦凍。"       

"好............"       

時間隨著一天天的過去,當初去討伐的英雄漸漸回來了一些,當然他第一時間就問過他們綠谷的情形,但是他們卻有志一同的閉口不談。   

連同去的八百萬對著他都不願說出實話。       

看著她一臉悲傷的模樣,轟知道這代表綠谷可能有意外,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對他說真相。       

"抱歉轟,但是我不能說。說實話這次戰鬥艱難到,連我都覺得自己能活著回來真是不容易呢。"   

八百萬苦笑地看著他,全身大大小小的包紮也清楚地顯示她受了多少的傷。       

"我們......只能祈禱他能夠回來。"       

說著說著她忍不住哭了出來,將自己的手帕遞給她後,轟就靜悄悄的離開了房間。             

一年半後,回來的僅有傷痕累累的爆豪一人,且不說他的衣服破爛不堪,連他的意識也十分不清,看的出來他是自己硬撐著回來。   

算上爆豪,存活著的英雄都回來了。       

但是他遲遲等不到綠谷。         

兩年過去了。   

人們都已將人偶這名英雄給逐漸淡忘。   

去討伐的英雄們傷勢也幾乎都復原了,除了爆豪的個性力量降低了少許外,這次的討伐幾乎算是很成功的一次。       

除了綠谷。 時間依然流逝,兜兜轉轉的兩年了,綠谷不在了的這個事實,他身邊的人都逐漸去嘗試接受了它,轟也在第二年搬回和綠谷的家,要他說為甚麼不願意繼續住在本家那裡,很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那傢伙吧。 

不過已經兩年了,轟也漸漸的調適了自己的心情,在搬回來時,第一次他對著那傢伙和母親磕了頭。 

"不管綠谷是否會回來,我都會一直等下去的。" 

回想著兩人無言的默許,轟鬆了口氣。 

"那麼今天來煮看看綠谷喜歡的豬排飯吧。" 

自從綠谷離開,轟也接手保護綠谷媽媽的工作。

之前綠谷還沒離開前,他母親偶爾會帶上親手做的料理來給他們品嘗,他能這麼快就搬回來,也是要感謝綠谷媽媽平時都來偷偷幫他們打掃。

將清洗到一半的蔬果放回水槽"說到這個,爆豪今天怒氣沖沖地丟甚麼東西來啊......."

"還讓我一定要回到家才看.......這傢伙給人東西能別用砸的嗎,明明好不容易才活著回來的。"

有些無奈的轟走進臥室開始翻找起爆豪給的小盒子。

正好找到時,家裡的電鈴也正好響起。

【是綠谷媽媽嗎?她上次給的食物我還沒用完呢.....這次一定要好好謝謝綠谷媽媽。】

邊思考著邊打開門的轟,一打開門就愣在原地。

"綠........谷?"

站在他眼前的綠谷一如兩年前的模樣,只是頭髮稍微有些長了,細鬍鬚也讓他顯得較為成熟。

就像他想過好多好多次的景象。

綠谷揚起笑容對著他張開雙臂。

"我回來了,轟君。"

-------完------

番外

"是說我不是請小勝幫我帶話說我今天回家嗎......"

"怎麼轟君一臉震驚的模樣呢?"

綠谷坐在沙發上有些不解地看著他。

說到這個,轟就來氣。

小盒子裡就裝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笨久回來了。

明明直接口頭說不就行了........

不再去想爆豪的坑隊友行為,轟開始專注的檢查剛回來的綠谷身上的傷勢。

"眼睛手腳內臟的都沒受傷嗎?還是說你治療過了?"

聽到問話的綠谷有些尷尬的看著他,然後伸出雙手。"其他地方倒是都給治癒女神治療完畢了,但是手就......."

轟輕輕地握著他的雙手。

"被說了,從今以後雙手都只能做簡單的事,沒辦法用手戰鬥了呢。"

轟看著綠谷的表情,倒是沒有多大的哀傷。

"畢竟能拿雙手換取勝利,怎麼想都覺得太值了,就算我沒辦法再成為英雄,還有轟君。"

"你是我心目中第二棒的英雄喔!"

說著說著,綠谷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滑落,轟緊緊的抱住了他,跟著他一起哭泣。"謝謝你回來了,出久。"

"謝謝你來到我的世界,帶我走過父親的陰影,教導我如何成為一個最棒的英雄,謝謝你愛我。"

"我也愛你,焦凍。"

评论(4)

热度(76)